一日一杯黑芝麻雪糕

明明是全天候皆有的食品,給聰明的生意人貼上一個季節限定的標籤就如使出了魔法,捉緊大家依家唔食唔知等幾時的心理。因為飲食的口味迥然不同,我知道在挪威永遠不會吃得到Haagen-Dazs出品的黑芝麻雪糕或任何跟東方有關的味道如綠茶、紅豆、白桃。於是在港的今個夏天,當我發現了這灰色的雪糕,我天天吃、空肚吃、當早餐吃,滿嘴冷冷的濃甜,那是幾十年後也會記得的愉快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