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遺珠之中港台唱片零七速讀

四十專輯以外,還有好些唱片值得一提,沒有選上的原因,或許是質量真的相對稍遜,偶有佳句而不成篇,而更可能是我沒有足夠的時間和機遇來消化及領會現已,畢竟發現了中港台及華人的音樂世界原來可以很大很大。


中國大陸

繼續百花齊放,當劣貨充斥市場的同時,類型不同,風格相異的原創音樂亦一一湧現。木瑪從同名搖滾樂隊出來單飛的【絲絨公路】,知名詩人詞人崔恕首張專題【公冶長】,久違了的鄭鈞實力之作【長安長安】,後搖代表的惘聞靜噪交接的【7 Objects in Another Infinite Space】,嘻哈高手集合的中華【有機】聯盟的爵士夜色,便利商店八十後青春燦爛的【電視猴】,張亞東旗下【東樂園】獨立音樂人的概念精選,周筆暢同步發行的攣生專集【Wow】及【Now】的新嘗,紛紛有著閃亮之處。

相對地東山少爺的【唱好廣州2】仍然粗疏,沒有讓我投入異城的情懷。上海電音IGO第一發【Synth Love】名大於實,模仿大師的痕跡太重,翻不出合成器的新奇。玩Twee的拇指姑娘小試的【誕生了】一如碟名太幼嫩了,是童稚的風格也是技巧。噔哚【Jazzy Do It】】有LMF的粗氣卻弱在饒舌技巧太過生硬。

隨著社會的高速發展,中國的唱片工業愈趨繁華,顯而易見人才的多寡與市場的大小掛鉤,嘆息的是欣欣向榮的表象也掩不住出色的專輯面對發行和流通的問題,形成「有碟無人賣,有人無碟買」的怪現象,非主流的作品僅靠互聯網成為唯一發表及傳播的出路。


台灣

乍看之下,有別於大陸的超級女聲和快樂男聲,一條超級星光大道就佔上今年台灣大半個樂壇,剩下來的地方更站滿了黑澀會、棒棒堂、飛輪海等人頭湧湧,好幾個中央的老大牌像周杰倫【我很忙】、蔡依林【特務J】、王力宏【改變自己】及孫燕姿【逆光】在流行流水作業的出版下突破不成,風頭驟歛,比過往更快的給擠到台邊,市道反應疲憊。稍為留意新加坡蔡健雅口碑載道的【Goodbye & Hello】,反覆細聽下只是怪自己仍未動心。

口味較為小眾的獨立音樂方面,對岸有露水十一合輯【蜂蜜與白色櫻草】,台灣又有【草地音樂同學會】,集內樂團亦各自推出首張習作,譬如小白熊電台【我們只是蘋果皮】和雀斑【我不懂搖滾樂】,稍感失望的是這位太太的【是誰】,或許期望甚殷之故。相反絲襪小姐第三張以手作的現場錄音專輯【去旅行】從包裝到音樂的淳樸,帶來了驚喜,同樣電影【夏天的尾巴】的原聲也以憂郁的搖滾叫我注意。

而其他團體大多以EP應市,未曾盡興,Tizzy Bac【維克多的玫瑰】、黃玠【綠色的日子】、花木蘭【Field Trips】、自然捲【掀開後車廂】、Nylas【太陽馬戲班】、范曉萱 & 100%【突破】等等,就當是創作的過渡期,盼望更有份量的專輯出現。


香港

香港的唱片業發展正好跟大陸的背道而馳,繼續朝著萎縮的方向滑落。驟看銷量日減如金唱片數字下調般是主兇,但更大的問題是原本已經凋零的人才苦無一展身手的餘地,過份強調關係與後台就是一切。樂壇不以音樂歌曲為重為本,而以歌手行先,作為唱片公司的籌碼和電視電台的棋子,上榜與否以誰是主唱為準則,得獎與否亦以唱片公司的實力為依歸,加上樂迷普遍過份被動,任由無孔不入的宣傳牽扯,對打榜歌和鱔稿以外的唱片所知不多,結果好歌沒好報。

當然凡事有例外,除卻四十名單之內先前提及的香港專輯,本年度的心機之作還可包括盧巧音【Process】及胡蓓蔚【Don’t Think Just Do】的EP,黃家強【她他】的國語大碟,馮穎琪【擁抱現在】的爵士流行,雖然一早預了跟獎項無緣。新人方面鍾舒漫以外,稍有看頭的李卓庭、陳柏宇、周柏豪和洪卓立各有各台的捧場,可惜年頭受到樂迷嘖嘖稱讚的CK陳思祺,年末慘遭各界遺忘,便可說是香港樂壇擅於埋沒人才的無情例證。

而香港樂壇本來不大,獨立圈就更小。近年來更演變成只有組合,沒有樂隊的悶局,不談電台衍生物的森美移動及I Love You Boyz,向主流靠攏數得名字出來的Zarahn、Dear Jane、Kolor和九紫也是傳統派,整個Band Scene缺乏變化,在風格的多樣和創作的功力上更給大陸及台灣遠比下去。年中出現過意色樓【相識但陌生】和The Pancakes【1,2,3,4,5,6, cheese!】也乏人談論,不無悲哀,年來說來說去的只有樂團my little airport,誰也知道在香港要全職搞獨立音樂根本是天方夜譚,所以寄望話劇出身的朱凌凌能夠帶來更多好戲。

延伸閱讀:一個人選2007中文專輯最佳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