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心鳥,憤怒鳥,不行鳥

曾蔭權,正一衰名,做足八年就全程蔭權,保商保賤聯,蛇鼠一窩。表面裝奄春,扮受害者,博得同情了。一班不懂「佔領華爾街」精神的人又因為覺得大聲等於爛仔而不理背後點解要大聲的理由而批鬥所謂鬧事者,那麼自己也變成知書識禮守規矩的君子了,實情卻糊塗變成了幫兇。在一個你問了也不會答你的議會裡,在一個冇得自主的城市裡,連反抗都變成過罪大惡極,由微細處推普改字幕改街名改譯名,到大處叫你返回大陸住,拆晒所有去,無力感?政府就係想大家覺得無力。

完全不知所謂,人人要努力做好呢份工?當中精神就是打工不自主,全部叫你玩升呢,遲些有套電影就是講富人可長命,一般人則只有25年,想繼續活下去就要不斷工作下去。

成班人,冇新聞自由都覺OK,林瑞麟上台又OK,到梁無理被逐離場才扔雞蛋時又立即正義上身說 shame,你們什麼時候才醒來,既定利益者叫你食乖乖,大讚香港教育好,自己就送晒自己仔女出國,用腳投票冇眼見?你望乜?望有機升呢?人生有幾多個十年?點解人生變成係為了將來最後20年作準備,而不是邊活邊享受生命?點解對食物安全聽完就算,防範未燃竟然是供保險為日後生癌作預備?為什麼動物權益講極都是貓仔狗仔好cute要保護的層面?反駁時只說不要食牛食豬吖笨?點解要2元對立?而不關注飼養動物工廠的工業問題?不理會消費下只要養更多來造皮做食物的問題。不是不可殺,但要人道一點可以嗎?你們其實一樣是社會工廠裡的動物,但你們為自身改變成長環境的需求也不提出?可以點?

佔領華爾街是什麼?佔領中環是什麼?點解銀行關門了也會為有錢人開門?點解你戶口不夠錢就仲要扣錢?知識真係高價?勞力就要低價?什至知識亦成低價,權力,制度才成高價?點解你去LV,有人會替你開門?天天企足成日只為開門究竟是怎樣人道的工作?你覺得好過冇工做?什麼時候你的志願成了不去選什麼而成為有冇工做?你是二選一,人家卻可以選擇理做,點解有人身家幾千億又繼續做?點解不湊孫做個大好人,反而臨老還要諗點樣搾乾閣下錢?富不過三代,人還要追求什麼?

憤青,港女,五毛,宅男,師奶,乜都好,只要肯跳出來就好,自省是我們每天該做的功課,我們不需要英雄打救,我們應該拒絕英雄,我們提出質疑一點,也是改變之始,我們不是聖人,也當不了,但我們也不是奴隸,而腐朽的當權者最怕什麼?怕有選舉。冇選舉,就怕人民放下手頭的工作走出來集結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