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期愈短而死者名單愈長

清晨七時,窗外零下五度,天色還要等好幾個小時才會亮起,我聽了一整夜的音樂還在繼續,忽地心有點冷,而眼有點熱,因為MSN上不同的朋友跟我談到香港的種種問題,想到今天一則法庭小新聞「撞死老婦.危駕司機改囚三月」,內容是肇事司機不顧而去,由本來判罰社會服務令二百小時改為監禁三個月。

我早前還刻意的保留了十二月八日明報一張「近年危駕奪命意外與判刑」的剪報,看來恐怕刑期愈短,死者的名單便會愈長。為什麼呢,撞倒人後還會駛離現場,為什麼呢,即時新聞又一宗「將軍澳兩巴士相撞二死十七傷」的頭條,為什麼呢,我會感到非常非常的憂傷,彷彿看到死者家人一雙雙滿帶疑惑的眼神。

即使一個人守著呷一口啤酒也不會駕車的原則又如何,這個城市又太多其他人為的橫禍。我可以做點甚麼呢,在室溫高達二十八度的屋內,替旁邊張開四肢的小柴犬默默搔癢,原來一個人得到幸福,有時候會更加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