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挪威人?除了大多典型金髮藍眼的傳統北歐人之外,當然還有土生土長的中東印巴非裔亞裔,縱然人口比例上很少,但很常見於電視上作主持、演員,以及每天跟廣大市民見面的新聞報導員。

相對於挪威,作為國際大城市的香港有更大比例的外來人口,當中又有很多已經落地生根的幾多人的家庭,從政府到社區,我們一邊強調種族共融的同時,也一邊置少數族裔的問題不顧,狀若隱形,有甚麼方法讓大眾在情感上也知道他們的存在,而不是糢糢糊糊的概念呢?由少數族裔人士當新聞報導員與記者便一個很好的開始。尤其在擁有慣性收視的 TVB上出現。

有人說不看利君雅的面孔,根本不知是印裔人士,有人說利君雅的粵語比大部分的香港人還要好。這些一邊是讚賞的同時,也展現了潛藏在我們心中一向對少數族裔的無知。作為面向觀眾的新聞工作者,她的中文當然要好,咬字清楚,說話流暢等全是基本呀,利君雅能夠擔任報導新聞一職,是她本身的能力。

如何去增加大家對不同種裔人士的認識?而不以偏概全?這可是兩方面的功課,要大家努力。利君雅的印裔面孔的確引來大家的注意,但別輕言這是種優勢而忽略人家本身的真材實料,也該想想, 一幣兩面,或許她本身因為一張與大家有別的面孔而在社會吃過不少苦頭,是遠超我們的想像呢?

而誰又是香港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