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學生呼籲曾蔭權及港人提高普通話水平

由出席的學生到選出的提問,我陰謀論之,總認為是揀選過的,目的就是推普。

黃皮膚、黑眼晴,流相同的血也是不夠,要說相同的語言才可更方便管理維穩。作為同一個國家,縱然有兩制,為了溝通,推普並無不可,只是按照偉大的文化傳統邏輯,總是一山不能藏二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推普之下就是要滅粵,去年粵語運動鬧得沸騰,例子不勝枚舉。

當天下眾多發達國家回頭是岸,力保消失中的方言或力求同一國家之內文化的多樣性,好讓人人有其母語,大陸卻在走另一條路。語言文化,要以制度政策強行變之,而不順其自然,歷史告訴我們會有很多犧牲,當社會天天有顯著變化,讓學校和傳媒帶頭鼓吹,由詞語用字的更改,諸如農曆新年變春節,以及一大堆聽來摸不著頭腦的縮略詞,到簡體字日漸普及見於傳單廣告及不同媒體之上,不免敏感、擔心。

北大學生呼籲曾蔭權及港人提高普通話水平

特首曾蔭權昨天在內地著名學府北大用普通話發表演講,談及人民幣國際化等諸多話題,他原本完全有理由為這場演講感到滿意。

不過,當學生們開始提問時,曾蔭權所講內容卻不那麼重要了,反而是他的普通話水平引起了學生的注意。

學生們認為,曾蔭權確實有必要提高普通話水平,其他港人也一樣。

一位學生說,他去過香港很多次,有兩次不得不與路人講英語才能溝通。他認為很多內地人在香港都遇到過這種情況,因此詢問曾蔭權是否認為有必要在香港推廣普通話。

曾蔭權隨即為此向近1000名師生致歉。他說,人人都要經過一個學習過程,又稱自己直到40多歲才開始學習普通話,因此請大家原諒他說得不好。

南華早報 2011年 3 月 8 日

入鄉隨俗,既然知道香港是以粵語為主的社會,回歸不過十四年,普通話說得不好是意料之內,問的有心踩低別人,答的又何需急於矮化自己?那時那地問起這種問題,司馬昭之心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