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在西班牙之酒池肉林

北歐人到南歐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買醉。不喝白不喝,西班牙跟挪威的酒價可以相差好幾倍,百元克朗廉價的一瓶在這裡一枚歐元有找,真的跟礦泉水一樣便宜,也一樣容易找到。無需限時限地便納入懷中,迷失在Carrefour裡頭上萬瓶紅白香檳烈酒如磚砌牆之間。可惜我不懂酒,辨不出芬芳醇厚,貪杯不來,佳釀與否於我一樣,能夠淺醉便成。而好比雜果賓治的Sangria,正合我意。想來即使灌滿一池亦非妙想天開。

酒池當配肉林。我們知道西班牙黑毛猪Jamón ibérico比意大利的Parma Ham和大陸的金華火腿都要聞名和昂貴,然而面向一根一根連蹄帶骨,吊滿一室,掛盡三牆的風乾豬腿,我可沒有能耐分辨,這樣有若肉林的景象只有晾遍鹹魚的中式乾貨老店可以比擬,當下鹹香撲鼻,人如漬在帶油的空氣之中,眼見人手一把幾片幾片的生火腿往嘴裡送作佐酒小食,豪邁非常,又比原始的茹毛飲血多了一份食的知識。於是,我們一同入內進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