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仇恨說不之強烈譴責明光社

我憤怒了。對於以締造社會和諧之名卻有組織地不斷濫用投訴機制的明光社,仇恨的創造者,到處點起火頭的行為,讓我討厭。香港正在沉淪於這種無理的傷害之中,以大條道理鞭打人心,禮教吃人,難道要所有人也陷入咎悔及請求贖罪的循環之中,難道要朝著將教義變成法律的方向走嗎?

商業電台新聞剛剛報導影視處將明報呈淫褻審裁處。對於時常鬧出笑話來的影視處和淫審處,公信力於我如無。不過,我不明白,為什麼在政府影視處的網頁上有用連結的一欄會有明光社呢?

當瀏覽近日網海上一片波濤洶湧的爭論之中,在討論區上讀到杜葉錫恩的一段說話,頗有感觸,簡單而誠實:

我的生命已接近尾聲,在離開這個世界之前,我只想試圖向年青人指出完全依附於基要組織的危險性,無論那組織是宗教性或是政治性的。基要派只會傷害自己和傷害別人,它一點好處也沒有。只要擁有開放的思維,和在不傷害別人的情況下保持我們思想自由和行動自由的決心,我們就可以倚靠自己的力量和自己的努力,去面對一生中所有的問題。我們無須去信靠人為的醫治、所謂的神蹟、令人生畏的教義。無人知道神是否真的存在,但我們可以保持思想開放,只要我們在這世間做好事,我們就無所畏懼。只要令其他人快樂,我們就可以令自己快樂,以及獲得美滿的生命。

網上請願天天有,我卻少於簽署。但今早看到這個「強烈譴責明光社佔領香港道德平台成為標準」的,我倒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