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一百四十字的可能

長話要短說,短小又要精捍,寫在一百四十字之內的短訊本身是說話藝術的一課,我在微博與 Twitter中學習,例如怎樣將新聞撮寫濃縮而不失時地人事的重點。有時候又會是寫幾句新詩,搞不好卻會成故弄玄虛的味精金句,或陳腐像書簽上的箴言訓語,所以佩服那些小小小笑話的能手,總可以將一百四十字的侷限發揮成如小點一樣可口,更佩服是比微型小說更短的超微小說,例如當我讀到日本《Discover首屆Twitter超微小說》的獲獎作品編譯,或許翻譯或文化隔膜,不是所有作品也能領會,但有幾個讓是印象深刻,接近難忘:

一個初冬的深夜,空曠的垃圾場。明天是丟棄大型夢想的日子。每個人都會到這裡來,丟棄自己傷痕累累的夢想。今夜,一個男子來到這裡,與他成為棒球選手的夢想訣別。 過了不一會兒,一個老人出現了,「這個看上去還能使」,老人一邊將那個夢想裝入大口袋,一邊朝著馴鹿的耳邊喃喃道:「你們說,把這個夢想放在哪個孩子的枕邊呢?」 by tahtaunwa 竹田康一郎

我是整形醫生。現在,女孩正向我告白。「我喜歡你,把我的臉整形成你喜歡的樣子吧。」這樣的要求還是頭一回聽到。數小時後麻醉漸漸消除,她醒了,說:「我的臉怎麼什麼都沒變?」我回答:「沒錯。我從以前就喜歡你了。」我們擁抱在了一起。「啊」,她自言自語,「我的胸部變大了」。by jun50r

找不到工作。沒有錢吃飯。朋友給了一片口香糖,雖然不足以果腹,但不管三七廿一嚼了起來。嚼著嚼著,一直嚼到沒有一點滋味,噗地吐了出來,居然成了一尊佛像。又試了一次,這次變成了千手觀音。於是,我就這樣成了口香糖佛像師。真的哦!by wakegiorino 折野冬葱

女友停住了腳步,站在一只裝有棄貓的紙箱前,想抱回去養。我說,家裡只有供我們兩人生活的錢;她說,那就把你扔了,自己帶著貓回去。「祝你找到新的主人哦~」,她丟下這話,跟貓回家了。剩下的我,只好茫然爬進了紙箱。by another_signal

病床上的他,已是癌症晚期。
突然他問道:「如果明天世界就要完結,你怎麼辦?」,我無言以對。
「如果那樣的話,我就要拼命活到後天。」他笑著說。
那夜,他就停止了呼吸。 不知道他是否成功到達了後天以後的世界。
by poly_propylene

這是其他精彩但不是我心水的翻譯作品:和邪社

想像得到,新浪微博也會弄一個類似的比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