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迫症於我

為什麼面對開腦手術之前我可以毫無擔憂與畏懼,為什麼半身癱瘓的期間我不曾為了身體流淚。然而又為什麼,我會倒在強迫症之下,一次又一次,為了不曾得到理解而疲累,為了無法明言自己的狀況而焦慮。

強迫觀念是以刻板形成反覆進入患者意識領域的思想,表像或意向。這些思想、表像或意向對患者來說,是沒有現實意義的,不必要或多餘的;患者意識到這些都是他自己的思想,很想擺脫,但又無能為力,因而非常苦惱。

I’m not myself, don’t know who to call
I’m not myself at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