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香港沙漠看隨風而逝的卡達菲

今期《TIME》的封面,不用一字,無需多言。

另一方面讓我再次想到賢愚千古知誰是?除非從政當一個偉人或大魔頭如希特拉或獨裁者卡達菲,否則又如何留在歷史書上,再想儘管留下亦不過成名在學生的課本上,於答題簿上佔一個位置。一國領袖尚且如此,更何況所謂的名流商賈?富可敵國又如何,一切只留在現世,聰明的會還富於民,當大慈善家,痴愚的就繼續榨乾市民的分毫而落得天天給人詛咒的下場,值得麼,榮華帶不走,為了什麼,富亦不過三代。再想那些已過半百的政客或棍,人望高處的覬覦成為一城之首,只是得到又如何,言不順下又會有多大的發圍,縱然歷史書是為當權者服務,望它五十年不變好歹有個名,再加幾行十數個四字詞來表述一下政績,又如何呢,何不顧及現世聲名,此時此刻,做個好人?不難的,難在利慾薰心,你們總有千萬個藉口,而我們惟有等待你們亦有隨風而逝的一天,何況這城的情況其實與沙漠愈近相似。

事實上,縱然我知道卡達菲是誰,也只知個皮毛,而你們再大名鼎鼎的話,日後人家也只會說而我不知道這些人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