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起來忽然想起「性價比」這個詞,大概知道它的意思,但一下子卻想不出怎樣換過說法。

搜索枯腸後還是要上網搜索才找到,就是抵唔抵,good value與否,但為什麼這樣想不起來的情況愈來愈多呢?

再讀了一個下「性價比」這個詞,原來就是 Capability/Price ratio,性能和價格比例的縮寫,這樣我才頓時明白。

日常裡面對愈來愈多看似熟悉又陌生的中文詞語,有人欣然接受,有人深惡痛絕,但我在意的是合適與否。

有人說明明有二奶不用,幹嗎要寫小三,這些例子俯拾皆是,但事實是同一樣東西很多時會有不同的說法,有如情人,可說成愛人、伴侶、另一半、男女朋友等等,有什麼問題呢?

語言如衣服,有長短厚薄,而所謂潮語則像時裝,一時一地,流行起來總有它的本事譬如表達得鮮活獨到有力,那麼問題在哪呢?

全世界接觸頻繁,外來語落地生根到處有,問題是好像我的今早的經驗,我忽然忘了自己本來所熟悉的表達說法,我想大概這些如「性價比」的詞語還有譜,大概可猜一二,更大問題是歸根究底這些詞語不是由我們自己生活的經驗中演鍊出來,所以落入「熟悉又陌生」的怪異感。

縱然水土不服,偶爾來一兩個並無所謂,正如早年香洗大熱天時還流行著厚靴,結果潮流總會退,只是接二連三的充斥生活裡就像人人穿上了累贅的寒衣在汗流浹背,既不舒服也不方便。要是這些詞語變本加厲透過權力機構提倡變成正式的用語的話,就是折磨了。

當然人也可以習慣下來再難受也變得適應,不適變合適,忘了本來的說法,忘了本來源自生活的精準,忘了本來的自己,語語上的乃冰山一角,世界已變了樣。再辭不達意、內容空洞、說了等於沒說,我們慢慢會習慣的,語言如是,生活如是,因為我們都太過著重「性價比」的高低,凡事以功能和價格來衡量,沒有了從前人心很直接的抵唔抵,就如俗語所說的那不太計較的,那心甘命抵的抵。

性價比的迷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