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官香港

因為沒有一如往年於夏天到港,入秋後有心的朋友便不時問我何時回來一聚,但我總是支吾以對,含糊其詞,每每回答不知道和不知道。而事實上我早於大半年前已經訂好來港的機票,準備過一個久違了的溫暖聖誕。只是要鬼鬼祟祟的回來。說穿了還不是因為時間太少,與其天天走幾場,約會不完,最後定會受窘於順得哥情失嫂意之兩難之下,逗不了全世界開心,唯有討好自己,只見幾個人。請諒。

飛機滑落跑道,好像小蟲黏在蜥蜴的舌頭之上。不過是從一個軀體走到另一個軀體。坐上了的士,由機場到調景嶺之路有若巨莽攤臥,沿途兩邊新建的高廈好比雜草叢生於水窪之地,既是繁華香港,又是蠻荒之極。而折騰了十多廿個小時之後,抵家的人倒像排出來的糞便,又濕又臭。

插圖:Damon

感官香港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