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懵撚

這兩年香港樂壇有幾個偏離主流的單位,不時失驚無神彈首歌又好受歡迎,例如小明上廣州系列和詹瑞文的惡搞,不過沒有見好就收,乘勝追擊之下聽眾似乎飽到滯,反應一首比一首少了。反觀 my little airport 長做長做,我喜歡當中敏銳的觸覺,正如最新的這一首《西西弗斯之歌》,一個耳熟能詳,常用來比喻強迫症患者痛苦的神話,現在聽來變成了笑中有淚,要反抗也反抗不了,可以點?我們不就是歌中裡頭被人鬧的懵撚麼?

只願我們的痛苦不是永恆,希望香港的諸神終會有惻隱。

my little airport – 西西弗斯之歌

主唱:nicole
作曲:林阿p
填詞:林阿p
編曲:林阿p

歌詞

呢年嚟我有幾份兼職
其中嘅一份
係幫啲馬迷落注
喺電話投注中心

喺裡面我識唔到朋友
返工食飯 都係一個人
我已經悶到抽筋
但要維生 我諗到一個方法抗衡

開閘前半分鐘
總有好急嘅客人
落注嘅時侯夾雜粗口
聽到我一舊雲

但佢地愈係忟
我就愈係斯文
我話:「麻煩你重複一次」
搞到夠鐘開閘 佢哋就問候我屋企人

佢鬧我正一懵撚
話要叫個經理出嚟問
我都好有禮貌咁回應:
「先生,麻煩你等等」

我既緊張又興奮
同時又扮晒殷勤
喺呢個心情咁複雜嘅搏鬥裡面
我開始搵到工作嘅快感

希臘神話有一個故事,講述西西弗斯受到諸神嘅懲罰,要喺地獄不斷推一塊巨石上山;上到山頂,巨石又會自動碌返落山腳,佢每日都要重複呢種徒勞無功嘅工作,直到永恆。後人有­一個講法,話諸神並唔係用「推石頭」嚟懲罰西西弗斯,而係用觀念,用「我永世都要推石頭實在太慘」嘅呢個觀念。西西弗斯知道自己改變唔到命運,佢唯一可以做嘅,就係繼續推­石頭。直到有一日,佢發現佢可以蔑視自己嘅命運,甚至用享受呢個過程嚟去否定諸神對佢嘅懲罰,於是,佢感覺到自己係快樂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