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鵝莓

Gooseberry,中文名為醋栗,但我更喜歡直譯為鵝莓,感覺漂亮。相對地挪威文中有一個更真實的名字,Stikkelsbær,刺莓,因為Gooseberry的果實都躲在茂密的綠葉底下,披著細毛,長在大量針刺的枝莖之間,採摘不易。

我愛鵝莓,愛連皮帶籽的吃,肉質卻比剝了皮的葡萄還要細嫩。愛其淡淡的酒香,有若熟透奇異果的甘甜,卻釀著清雅之味。管它是紅或綠,自家種植或從市場買來的,洗濯過後薄薄的皮下透出絲絲紋理如稍捏即破,相比下藍莓欠缺晶瑩,紅桑不夠飽滿,青提更沒有光澤。水果寶石,惟有鵝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