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有個夏威夷

曾經將這齣《Hawaii,Oslo》的DVD送給香港的友人,自己卻沒有看過。若不是其成為了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的播放作品之一而得到網友提及的話,我早忘了,更不會從朋友處借來細看一次這個中譯為《挪威有個夏威夷》的世界。

開始的時候,整個奧斯陸像晚飯後還久擱在桌上的牛油,兩年前盛夏的某一夜很熱,所有人都在冒汗,我看到一對蹓躂的小兄弟在街上肆意塗鴉,派報紙的黑人女孩兩眼疑惑的經過,不遠處傳來救護車的警號飛近,然後一名男子猝然從路口跑出來給撞上了,鮮血在玻璃窗上盛放,比周圍的人所流的汗還要更快更多。

由於電影取景於奧斯陸Grunerløkka一帶,我家的附近,所以觀看此片的時侯感覺自己像在其中遊蕩,成了鏡頭以外的路人一名,一日兩夜旁觀了幾段生死聚離發生在平日熟悉的街道和建築之內。這實在是萬花筒裡的一鏡幾面,奇特的圖案既是零碎又是完整,如片中的陌生人在同一個社區裡相遇相知,相互映照,離合之間構成一幕又一幕的故事。

電影中最值得的欣賞的地方在於其流暢的鋪排,從情節的推進、轉折到場景的移動,一切鬆緊有致,即使巧合處處也成了理所當然的編排,氣氛不覺突兀,因為觀眾的情緒已經浸漬在劇中所營造的荒謬感裡頭。教人感動是那有關天使的啟發,不僅只有主角Vidar一人,其他角色同樣流露了天使幫助、安慰、照顧和承諾的特質。忽然覺得,挪威人的善良可以是那麼不真實的真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