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為何敢說話了 公共表達微博突圍

國內朋友傳來很長很長的長文一篇,原來是《東莞時報》深度周刊裡的專題,讀後獲益良多,也向有關編採表達欣賞,覺得應該和大家分享一下,簡體字版原文在此:

东莞时报:微博上的明星公民

以下是繁體字版本:

明星為何敢說話了 公共表達微博突圍

長期以來,明星在公共事件中失語。微博時代,明星的社會意識正在140字的空間裡發酵,他們努力尋找一種妥帖的自我表達機會。

是什麼力量讓其丟掉謹慎,將真實人格曬於陽光之下?鑒於明星們的巨大影響力,在公共信仰道路上,很長時間都將激蕩著理性與非理性的衝動。未來何處去?還需小心觀察。

娛樂明星微博探路 微博將改變互聯網的明星生態,進而改變粉絲們的價值觀嗎?在微博發表公共言論的娛樂明星們是否都在向公民路上邁進?微博抑或只是明星價值觀的現形計?   –  記者 萬麗

中國從來不缺人,缺的是敢說話的人。

一如,中國從來不缺娛樂,缺的是有社會責任感的明星。

很多時候,人都崇尚“沉默是金”。然而,沉默的時候,我們不但沒有撈著金子,反而把另一粒“金子”——公共社會責任弄丟了。

曾經,明星在追求娛樂化的過程中淪陷,甚至在應該肩負的公共社會責任中變得虛無。

當下,微博,正悄無聲息地改變這一切。

“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死亡”。當娛樂明星們活到還剩半口氣之時,突然醒悟,這樣的死很不地道。於是,選擇爆發。

在微博上,是個人都喜歡出來嚷嚷幾句,是個明星都能博幾下。140字的微博讓娛樂明星們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的價值觀拋射給所有觀眾。他們不再掩飾自己的沉默。

微博甚至讓一些只關注自我行業領域的明星們,成為時代公民。微博將改變互聯網的明星生態,進而改變粉絲們的價值觀嗎?

在微博發表公共言論的娛樂明星們是否都在向公民路上邁進?微博抑或只是明星價值觀的現形計?

微博明星公民

你可能已經習慣於聽到這樣的斥責:什麼叫我對政治不感興趣呢?政治直接影響民生,民生就是你和我,你會對自己的人生沒興趣嗎?”

事實上以上這句話來自香港藝人何韻詩的新浪微博。

顯然,從粉絲們對她的回復來看,大家對這個女生突然爆出的一句話並不感到驚訝。盡管她日常微博內容充斥著家長裡短、facebook與twitter,粉絲們依然很自然地順著她的話題,討論起香港與大陸政體的不同。

就算何韻詩的港籍背景能為她的言行作部分解釋。我們仍然能夠發現,在這個普遍奉行謹言慎行的國度,普通人對公共話題的討論尚且顯得漫不經心,卻有越來越多的娛樂明星與藝人通過微博傳遞觀點立場、評論公共事件、探討公共議題。

“中國司機——開著全世界零售價最高的車;繳著全世界最多的費;用著全世界最貴的油;行駛在全世界最不守交通規則的人群中;避讓著全世界最多的特權車;擔心著全世界最莫名其妙的罰款;暴露在全世界最高密度的電子眼下;行駛在全世界收費最多最破的公路上……”

劉曉慶在微博上發布的這條流傳已久的段子,讓人們知道,普通人在承受的一切,明星們其實也感同身受。他們一旦開口,就相當於普通人的擴音喇叭,其傳播率比普通的意見領袖要高得多。劉曉慶的這條微博評論已近萬條,轉發三萬多次。

頻繁表達對公共事件的態度,是劉曉慶微博的常態。高房價、食品安全、對強拆的憤怒…仔細端詳劉曉慶的微博,會發現她對公共事件發表觀點的行為有日趨頻繁的趨勢。

新浪微博復制新浪博客的名人效應營銷,多數明星藝人開通微博後,發布的內容與博客相似,多為生活瑣事、工作通告等。然而微博的互動與開放特性注定讓他們無法只看到自己的娛樂小圈子。

隨著眾多草根與媒體人的湧入,他們通過@、評論、轉發、關注與被關注等方式,在公共事件意見領袖與娛樂明星藝人之間搭建起橋梁作用。

微博女王姚晨最近一次在自己的微博討論起社會熱點話題是關於殺人者藥家鑫:“很想知道,假如今天是女工八刀捅死了鋼琴青年,也會有人為她聯名請願嗎?也會有那些‘激情’宣言誕生嗎?至少,在‘仁慈’的面前,人應該是平等的吧?”。

她顯然已經對在微博中表達公共觀點習以為常,當有人評論說“為什麼不能有一點憐憫之心,畢竟是主動自首的,衝著這點,也不應判死刑”時。姚晨解釋他的評論是混淆視聽,誤解了她的意思:“我探討的是由此事引發的社會病態現像。”姚晨說。

從一個最初只在微博中描述自我的女演員,逐漸開始關注社會熱點事件,參與公共表達,姚晨的微博語境轉變始於她的粉絲逐步增加。

“您老說自己那點事兒,有點不地道,人家會覺得你沒有責任感,永遠只關心自己。”姚晨說。隨著關注度的提高,她顯然經歷了一段不知道該如何發微博的時候,甚至需要在微博咨詢自己的粉絲。

粉絲的增多很大程度上與媒體的追捧相輔相成。姚晨不斷被邀請參加各種時尚頒獎盛典,接受各種榮譽嘉獎,“中國驕子青年領袖”“時代騎士勛章”“最受歡迎女演員”“微博女王”……

外界的肯定與自我的調整,讓姚晨逐漸摸索出一套自己的微博語境,她一再以公民的姿態表達對社會不公不義事件的憤怒。在傳媒與草根的簇擁下,姚晨甚至被標榜為了微博公民。

微博公民,這個簡單的稱呼之外,包含著意味深長的用意。

長期以來,我們聽慣了權威價值觀的種種論調,在這樣的社會性格裡,實現獨立思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相對於“老百姓”、“人民群眾”,這些詞彙,“公民”、“納稅人”等是頗具“現代人格”的詞彙,具有更多獨立自由的現代意識。

今年春節前,微博上關於春運討論較火熱的時候,姚晨從寧財神那裡轉發了一條微博,配圖是她和尚敬並排坐在火車站候車大廳人群中的照片。寧財神為圖片標注:春運。姚晨則順勢接腔說:“我們居然買到票了”。

此時的姚晨,顯然已經有了自己穩定的微博風格:以明星公民的姿態,關心社會熱點話題,關注民生。

明星公共表達初探

事實上,一些明星,並沒有那麼明確的價值觀表達。他們對公民社會的理解,也並不透徹與明確。然而微博為明星們創造了個人表達的環境。明星們大膽嘗試了通過微博就熱點話題發表自己的言論。

今年年初,小品演員宋丹丹突然在自己的微博對房產商潘石屹在長安街蓋的房子發飆:“特想讓潘石屹‘關注’我,好有機會給他發個‘私信’問他個問題:長安街南邊那麼好的位置你蓋了那麼一大片難看極了的廉價樓(建外soho)把北京的景色毀得夠嗆你後悔嗎今天?求你了,不帶這樣的!”

在網友的鼓勵下,宋又連續發了幾條批評這個讓她“犯更年期”的建築。微博一出,火速掀起了北京城的建築生態的大討論。潘石屹也對事件及時作出回應,表示歡迎朋友的批評與點評。

這一小小鬥嘴立刻成為全國新聞,不僅創造了新的微博語言體系,更創造了中國娛樂明星與地產大亨就社會問題碰撞的歷史先河。

當事人看似不依不饒,圍觀者卻看到了宋丹丹微博的情緒化成分,這種情緒不是理性探討問題的姿態,甚至讓人覺得宋丹丹是在借助公眾對開發商的憤怒無理取鬧。網友短時間內掀起的“丹丹體”造句大賽揭示了民眾看熱鬧的心態,而對宋丹丹丈夫也是開發商的爆料,也讓討論愈發偏離主題。

事實上,宋丹丹所指出的問題背後,是關於中國城市建設區域規劃的審批中市民參與的缺失等問題。卻因為宋丹丹所反感的對像的偏頗與表達的情緒化,未能引發業界的理性、充分探討。

盡管如此,比照明星們以往在公共事件中的失語,微博讓明星們更加深層次地介入到社會生活和社會熱點話題當中。在中國,互聯網擁有最廣大受眾群體的人不是所謂的精英階層、意見領袖,而是中國的娛樂明星與藝人。

娛樂對人具有天生的吸引力,一則社會公共新聞引爆的炸彈全然不如一個明星的裸照流傳更吸引大家的眼球。新浪微博的名人戰略,吸引了大批只為追星而開微博的粉絲。他們的偶像一旦在微博中偏離常規,正兒八經地發表起社會公共論調,其反響往往出奇的大。

去年十月,謝娜突然在自己的微博發表了一番反拆遷的言論,以父親單位被強拆的血淚歷史微博控訴血淚拆遷。創造明星首次介入拆遷政治的歷史先河。

在大陸當下的現實環境裡,純娛樂的東西時常面臨現實主義者的斥責,刻意回避現實的明星也容易遭致“憤青”的謾罵。在高興不起來的中國做娛樂,總要面臨苦情的色
彩。

韓寒對郭敬明的評價,最能窺探大眾對名人的心理期待:“他這樣一個人,天天看電腦,天天上微博,難道看到這麼多悲催的故事,他就沒感覺麼?很多時候,他只需要表達出一句,大意就是這很不公平,祝福他們,大家都會對他刮目相看。”

謝娜那幾條控訴父親抗強拆心酸血淚史的微博,收獲的評論與關注明顯多於家長裡短的自我表達,相信也讓不少人從此對她“刮目相看”。

有調查顯示,在全世界,越是像中國這樣的轉型國家,其國民對互聯網言論宣泄的需求越大,其原因大概是由於人們處在一個變化更快的社會中而更需要抱怨與牢騷的出口。裸模蘇紫紫在最初成名時,向媒體講述小時候家庭因遭遇強拆而帶來的陣痛,引發社會共鳴與同情,甚至成為她出名的重要原因。

明星微博的公共表達誘惑

明星上了微博之後發現,可以通過關注、轉發、評論融入到大眾生活中去,而粉絲對明星的轉發和評論,無形中也在鼓勵著明星更積極地對社會事件進行發言——韓浩月
東莞時報記者在觀察中發現,微博確實是明星公共表達的顯形劑,盡管長期生活在聚光燈下的明星群體已經形成了應對媒體的公關姿態,和小心翼翼的說話方式,他們盡量表達得滴水不漏,但在自傳播的過程中,戒備稍松,自然會有一些別樣的觀點表達。 – 東莞時報記者 盧麗濤

當微博女王姚晨和媒體人一起探訪泰國難民營,將一幅幅圖片發到微博引來圍觀,當她到玉樹災區探訪,不斷轉發孫春龍關於老兵回家的信息,樂呵呵地稱自己是“微博義工”的時候。

當歌手韓紅牢記著媽媽臨終遺言,“你要拯救苦難大眾”,在微博上憤世嫉俗的時候。

當宋丹丹在微博上向潘石屹調侃,一片廉價樓把北京景色毀得夠嗆,緊接著連發“丹丹體”的時候。

藝人、明星的社會公共屬性開始彰顯,粉絲們發現,曾經只有娛樂文化功能的明星們開始作為公民發聲,且具有極大的放大效應。

同時,一系列的問號在我們的頭腦中浮現。微博有何種魔力,讓明星們能在微博中表達自我觀點?

而此前傳統媒體時代,和互聯網時代的論壇、博客、聊天工具為什麼都不能實現?為何微博能讓他們情不自禁地表達?

又是什麼力量讓某些明星在微博中成長為時代公民,又是什麼力量讓有的明星在微博中暴露自己社會人格的缺陷?

微博,無疑是一劑顯形劑。

氛圍誘因 公共表達的開放平台

微博是舶來品,在經歷了飯否、嘰歪等獨立微博的悲劇命運後,各大門戶網站逐鹿微博,一路風生水起。

2010年被稱為“微博元年”,2011年,微博火了。

2011年3月3日,新浪宣布其微博用戶總數已突破1億。娛樂明星、經濟學家、企業家也紛紛加入微博大軍,截至2010年8月,共有466家主流新聞機構開通了新浪微博,其中包括118家報紙、243家雜誌、36家電視台和69家電台。

短短140個字的即時表述,微型敘事話語體系讓很多人享受到了微樂趣。人人都可以是自媒體,說什麼,掌握在自己手裡,自我傳播得到淋漓盡致的發揮。

在自媒體傳播中,更容易表達公共傾向,更易關注社會事件。

《紐約時報》援引杜克大學的一項研究表明,即便用戶極力避免發表自己的政治主張,但是他們在Twitter上的積極表現還是能夠透露他們的政治傾向。

東莞時報記者在觀察中發現,微博確實是明星公共表達的顯形劑,盡管長期生活在聚光燈下的明星群體已經形成了應對媒體的公關姿態,和小心翼翼的說話方式,他們盡量表達得滴水不漏,但在自傳播的過程中,戒備稍鬆,自然會有一些別樣的觀點表達。

這種觀點的表達通過轉發,評論,關注實現。

轉發微博本身就是一種態度和立場的表達,社會事件經過轉發和評論不斷累積關注度,從而形成一定的公共輿論影響力。

記者觀察發現,姚晨就是這類明星公民表達的佼佼者。從2009年9月1日開始微博生涯,姚晨可以說是娛樂圈裡最早玩微博的明星之一,短短一年多時間,她從一個談論拍戲、生活、度假,插科打諢的明星成為一個社會公共事件的“女發言分子”,她所關注的社會事件從慈善、愛心轉向更廣的範圍。

功能誘因  @,微博病毒式傳播

微博功能以“很好很強大”著稱,只要對方是微博用戶,一個@即可抵達你想告知任何人,通常這些人可能是在傳統媒體時代你無法觸及,很少接觸,或者要費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接觸到的人。

一個@姚晨,@李冰冰,@馮小剛,就有被他們看到的可能,雖然明星粉絲以百萬計,明星微博繁雜冗余,即使@也容易被海量信息淹沒,但聊勝於無。

微博粉絲520多萬的謝娜,就是在看到有關血淚拆遷的微博後,在2010年10月12日,連發兩條爸爸公司遭強拆、她和爸爸一路到北京上訪無果的微博,轉發和評論都達到2000條以上。

各路記者看到此微博興奮異常,向謝娜追問原委,不過,謝娜以這件事已經過去十年,不想再提起拒絕了采訪。但是,謝娜的《娜寫年華》一書泄露了“機密”,很多傳統媒體據此進行了大篇幅報道。這就是明星作為公眾人物的影響力——強拆在公眾眼中已不是新鮮事,明星也不能幸免才是新聞。

這兩條微博給網友們提供了話語平台和空間,有人貼出自家的強拆經歷,網友“今天你學習了嗎?”說,“幸好安元鼎已經不在了”,提出曾經受雇於某些信訪機構攔截上訪人的保安公司的問題,拓寬了上訪無果這一話題。連在微博上長期活躍的《鳳凰周刊》記者鄧飛,也轉發表示,“我開始喜歡這個女生了。”

因姚晨700萬粉絲的影響力,在她的微博中,經常會有因被@,而轉發或評論的經歷,如解救乞討兒童,救命微博求助等,她通常會發揮“女王”的影響力,用轉發助力,於是笑稱自己是“微博義工”。

明星在這些公共事件的參與中,拓寬了交往圈子。文化評論人韓浩月在接受東莞時報記者采訪時說,“據我的觀察,明星的實際交往的圈子並不寬,他們能找到共同語言的大都是圈內人,影視界和影視界交往較多,很難跨界,不可能和文化界、新聞界的人做朋友,即便是朋友,通常都是保持工作關系。明星上了微博之後發現,可以通過關注、轉發、評論融入到大眾生活中去,而粉絲對明星的轉發和評論,無形中也在鼓勵著明星更積極地對社會事件進行發言。”

形式誘因 微博的圈子文化

圈子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一個人的價值觀。

微博的關注功能,實際是一個隱形的圈子平台,關注的某人,他的發言會出現在微博的更新裡,關注的人的層次和圈子不同,所獲得的信息自然不同,在價值觀至上的微博平台裡,圈子影響著明星們的價值觀。

韓浩月的觀點是,微博是圈子化色彩比較重的平台,微博圈子能折射出一個人的審美和價值觀。比如,姚晨喜歡關注南方報系的一些人,她會關注新周刊,和封新城、寧財神等人交往甚好,她也會更多受到他們的影響,更關注民生類的社會事件。

從姚晨已經發表的68頁的微博來看,前50多頁都很少有對社會事件的關注和表達,而2010年4月的玉樹地震是她開始關注社會事件的契機,隨後在和新周刊,封新城,南方人物周刊、南都周刊等媒體和媒體人的互動中,她的公民意識表達逐漸增強,甚至被評為2010年度《南都娛樂周刊》最具愛心的“明星公民”稱號。

在大興行知新公民學校和孩子們相處,以聯合國難民署愛心大使的身份探訪泰國難民營,去玉樹地震災區尋訪,無一不是受到她所在圈子的影響。

同時,韓浩月認為,關注明星的粉絲,也是明星微博圈子的主力構成者,明星會通過他們的粉絲,來增強對一些事物的判斷能力。

微博作為一種社會事務表達氛圍濃厚的平台,明星們在這種氛圍的影響下,自然會受到影響,網友們發現,很多明星並非在迎合,而是富有誠意的關注。

演員歐陽奮強在微博上自稱,“幕後工作的人,丈夫,父親,公民。”這幾個簡單的身份卻投射出他思想的深度。

在很多人眼中,他的眼界和思想深度已經與一個知識分子無異。在他的480多個關注的人中,不乏調查記者劉建鋒,意見領袖王小山,新浪網副總編輯孟波,《Bloomberg Businessweek 中文版》主編楊瑞春、貓撲網總編輯,原《三聯生活周刊》資深主筆朱文軼等媒體界人士,不能不說,歐陽奮強的圈子對他的價值觀有一定影響。

互動平衡的藝術

微博是一種開放的場域,明星和粉絲充滿互動,一些具有保守觀點的明星反而會受到粉絲的影響。

1月9日晚8時許,歌手那英用手機發了一條微博:“今天特早就把妝化完了,剛到國家體育館來參加交管局春晚,一進後台,演出服沒帶!!!我?我?這時候交管局滴全衝上來咧!警車開道帶著我那笨助理飛奔而去!交警這時不用啥時用啊!”這條微博在三個小時內被評論了上千次,其中大多是網友對權力被濫用的批評。

1月10日,那英就在新浪發出道歉聲明,“對此事件我要引以為戒,對於大家對我的批評我誠懇接受,絕不逃避。作為一個公眾人物,我要時刻提醒自己對社會的責任感,更加嚴格要求自己的言行,為社會樹立一個好榜樣。”

粉絲作為明星圈子的一部分,在微博時代,聲音可抵達明星,甚至能影響明星的行為及價值觀。

但事實上,微博本身就是一門學問,雖然對於明星具有公共表達的誘惑,但在目前的環境下,微博也行走得左顧右盼。

新浪首席執行官曹國偉曾表示,“我從來沒有想過會有100%自由的媒體。新浪一步步走過來,不管門戶也好,博客也好,微博也好,我們很清楚,按中國現階段的特性,我們應該怎樣才能做到既有一個包容的媒體發展環境,又有一個良性的發展空間,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積累了很多技術上的經驗和運營上的經驗,這些東西能夠保證我們在同樣情況下比別人發展得更好,事實上也是如此。”

互聯網社群關系新形態   – 東莞時報記者 吳金華

微博改變了門戶網站沒有一款強用戶黏性的產品時代,因為門戶網站的用戶可以隨時轉移到別的門戶網站,但微博用戶很難輕易轉走。
對於微博世界裡的社群關系,譚飛說,互聯網改變了公眾對明星的認知,“所有人都認識到,明星不是權貴階層,不是靠著外表和收入成為的另一類階層。”

中國互聯網巨頭依靠明星戰略,實現用戶粘貼性,並成功建立起了龐大的商業帝國。

明星戰略造就了中國互聯網社會的獨特浮世繪。

新浪微博媒介基因,改變了中國互聯網傳統的社群關系。其事件核心人物VS公眾的關系,向傳統的互聯網關系發起挑戰。

新浪微博一家獨大,其他互聯網巨頭如芒在背。名人手指尖成了騰訊、搜狐、網易的新戰場,明星戰略再次被互聯網巨頭提上議程。這種明星影響粉絲,粉絲追逐明星的微博擴張策略,是門戶網站當初推廣博客戰略的復制。

這種復制,將把互聯網社群關系帶向何方,它能成功嗎?

博客興起

早在2004年,木子美在博客上的下半身寫作,讓網友知道了博客這個新生事物,可以當成博客發展的初級階段。而真正讓博客聲名大噪的,是2006年韓寒和白燁圍繞80後與文學的“韓白之爭”。

但對博客大範圍的推廣,門戶網站采取的,則是明星戰略。明星和粉絲呈金字塔關系,在金字塔尖的明星,其一舉一動都會引起粉絲的效仿,吸引粉絲對博客趨之若鶩。

新浪博客推出的前兩年,娛樂明星博客的點擊率一直位於前列。通過博客,粉絲們看到了不一樣的明星。

經紀公司打造明星,大都讓明星和粉絲保持一定的距離,塑造明星的神秘感。娛樂評論人譚飛接受《東莞時報》記者采訪時說,神秘感是明星的重要工具,可以抬高他的身價,打造他的地位。

但明星開通博客後,他們要適應互聯網,適應互聯網下明星VS粉絲的新關系。在互聯網革命的衝擊下,明星制度的變遷,偶像的瓦解,神秘感的去魅,讓人與人的關系走向回歸,走向平等。

博客出現不久,2006年前後,校內網(人人網前身)和開心網,分別向大學生群體和都市白領發起攻擊,一開始就走草根路線。相比博客,這種新型的社交網絡更加的多元化。可以隨時更新狀態、上傳照片、撰寫日志、發出評論。

在社交網絡瘋狂擴張的兩年,博客的格局開始發生變化。由於關注社會民生、監督公權力、對社會熱點的點評,韓寒博客雜文化寫作,積攢了越來越多的人氣,點擊率迅速飆升,一躍成為全球點擊率最高的博客。

經過幾年的擴張,人人網、開心網這樣的社交網絡並沒有取得更大的突破。一方面,中國大部分社交功能被QQ取代,人人網、開心網要復制Facebook很難;另一方面,微博的興起,讓網友轉移了注意力。

社會轉型時期,國民對這一時期社會熱點、公共事件的關注,使得明星在互聯網上慢慢被邊緣化。韓寒博客穩坐點擊率頭把交椅,最能說明問題。

微博興起後,明星邊緣化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通過微博,讀懂中國

2月28日,電影《觀音山》在上海舉行首映發布會,主演範冰冰和電影主題曲詞作者韓寒成為媒體追逐的主角。發布會上,媒體問範冰冰如何看待“北範南周”的比較話題。
“北範南周”一說,意指現在活躍在一線的女星很少嘗試拍攝藝術片,目前只有範冰冰和周迅還堅持在藝術片領域,形成一個“北範南周”局面。

範冰冰順勢將問題推給了身邊的韓寒。“我覺得‘北範南周’就是《南方周末》成為北方媒體的典範!”現場掌聲雷動,喝彩聲也傳向網絡。韓寒英雄救美、機智解圍成為微博關注的熱點話題。

除了他的幽默和應變能力,還因為《南方周末》堅持向讀者傳播新聞事實,傳遞世態真相。很大程度上,微博也起到這樣的作用。

各大門戶網站微博關注率最高的人物,基本上來自娛樂圈。新浪前三的分別是姚晨、小S、趙薇;搜狐是劉燁、張朝陽、劉亦菲;騰訊是劉翔、李開復、莫文蔚;網易則是葉子風、劉曉慶、胡軍。但這些關注率位列前三的明星微博,轉發、評論的次數,並不高,遠遠低於發布社會熱點的微博。在微博平台,網友對禹晉永微博戰爭、宜黃強拆、李剛門、錢運會事件、藥家鑫殺人案的關注,對轉型期中國的觀察,使得明星在互聯網世界邊緣化。

新浪微博是在Twitter基礎上的創新,起初走的也是平民路線。最早一批開通微博的,是普通網友、報社記者、媒體老總。微博的興起,打破了中國互聯網社會的傳統形態,其社群關系,是核心事件人物VS公眾,而不是以往的明星VS粉絲。微博發展的凶猛態勢,遏制了人人網、開心網的擴張。這是因為,中國民眾對信息咨詢需求旺盛,模仿twitter並添加了媒體基因的新浪微博脫穎而出,就不足為怪。

在微博上,網友對公共事件保持高昂的興致。套用《南方周末》的廣告詞:通過微博,讀懂中國。

新浪微博的一家獨大,其他的互聯網巨頭產生了危機感,甚至如芒在背。2010年,搜狐高調進入微博,將其作為“最高戰略”,張朝陽親自掛帥,並宣布資金投入“不封頂”(很有意思的是,張朝陽微博位於搜狐微博點擊率第二)。騰訊為了拉韓寒、王菲開通微博,甚至不計代價。

自由、平等與傳播

各大門戶網站最直接的戰場,就在名人手指尖。

騰訊公關毛曉芳接受《東莞時報》記者采訪說,對娛樂事件、明星的關注,是網絡用戶咨詢需求的一部分,明星開通微博,搭建個人媒體平台,更好地實現與微博聽眾、粉絲的互動,也是個人形像宣傳所需,所以吸引更多的明星認識騰訊微博、開通微博賬號,對明星和粉絲來說,都是很有價值的。

其實,在新浪,無論是名人微博,還是草根名博,從關注、粉絲比上來說,呈金字塔形:博主有幾百萬的粉絲,而其關注,只有幾百人。

毛曉芳接受《東莞時報》記者采訪說,目前騰訊微博聚集了1.5億用戶。但業內人士指出,由於騰訊微博和QQ捆綁在一起,活躍度不高,並沒有真正打通微博平台。

微博改變了門戶網站沒有一款強用戶黏性的產品時代,因為門戶網站的用戶可以隨時轉移到別的門戶網站,但微博用戶很難輕易轉走。對於微博世界裡的社群關系,譚飛說,互聯網改變了公眾對明星的認知,“所有人都認識到,明星不是權貴階層,不是靠著外表和收入成為的另一類階層。”

在微博上,我們看到了鄰家女孩王菲,看到了接地氣的姚晨。譚飛說,接地氣、敢於說真話、敢於表達的明星受歡迎,是全世界的大趨勢。

在騰訊、搜狐、網易為爭奪名人展開激烈廝殺時,新浪微博並非巋然不動。記者注意到,在新浪微博平台上,不少關注、轉發、評論超過百萬的草根名博,如“冷笑話精選”、“精彩語錄”、“星座謎語”等,大多由新浪內部操控。

一場“韓白之爭”讓新浪博客名揚天下,微博平台也不乏觀點交鋒,但和博客名人戰略不同的是,明星大規模入住微博,是在微博普及後。

陸川、劉曉慶、姚晨、馮小剛等明星,將微博當做一個交流平台,在他們的社群關系中,並非都是單一的金字塔形,還有平等的交流、溝通,或者接受炮轟,或者主動放棄攻擊。

著名編劇、策劃人鸚鵡史航接受《東莞時報》記者采訪說,微博是個人表達的平台,有些人忙的過來,經常打理微博;有些人忙不過來,或者對微博存有芥蒂,不開通微博,或者很少更新。

姚晨說,寫微博是件壞事,它能暴露人的愚蠢。寫微博是件好事,他能讓人及時看清自己到底有多蠢……

明星之間的互動、爭吵、反目,明星和社會精英之間的交流、觀點碰撞,都會誘發粉絲的理性與非理性衝動,風波過後,是下一次的碰撞。

微博世界,沒有貴族,沒有特權,眾生平等。它的精神,就是自由和傳播。

更開放的自我表達

明星除了在微博充分表達對社會的關注,對自我的信仰的表達,也更加開放。

中國人的核心價值觀、人生觀及信仰的缺失常遭詬病,禮崩樂壞的時代,商業價值取代文化價值,金錢之外找不到精神家園;用以感召人們的核心文化精神蒼白無力,沒有信仰的社會甚至遭遇信任危機。

上世紀八十年代改革開放以來,新富階層裡,皈依宗教、尋找信仰寄托的個體越來越多。明星階層也不在少數。然而由於長期以來的社會習慣,人們並不太擅長在公共場合表達自己的信仰。

微博這種既公共又私人的關聯空間,為明星們提供了一個恰當的信仰表達領地,無論是獨自囈語還是轉發祝福,微博上的信仰表達顯得順理成章。

今年二月份,打假鬥士方舟子與信奉佛教的娛樂明星王菲在微博就一尊木制佛像展開的科學與信仰的辯論,還讓我們看到,明星們不僅僅願意在微博公開表達信仰,他們還願意維護自己的信仰。而此前,明星並不刻意表達自己的信仰。遭到批評也極少維護。

2月3日,王菲在自己的博客對一尊大火中的木制佛像絲毫無損作出“無以言表,不可思議,頂理遍知佛尊”的評論。王菲的評論,從信仰的角度作出贊嘆,不僅強化自身的信仰,也強化感染者的信仰。

此評論被崇敬科學的方舟子看到,隨即挑釁地回應:“誰要覺得這尊佛像不可思議,拿來點把火試試?”

方舟子是學術界的“狠角兒”,唐駿學歷門讓人們領教了他的較真與嚴謹。

當遭遇這樣一位打假鬥士的“挑釁”時,王菲絲毫沒有亂了方寸,她的回應顯得不緊不慢,措辭有條有理:“我們討論的是木頭能否被燒著哦事麼?事實上我們認為萬物都有生滅,就算是真金佛像也有消散的那天,我們相信的是某種內在的力量,這個你不懂,我懂的……”

王菲的解釋,是出於自身宗教信仰的崇敬,以及對信仰的呵護。若沒有微博的平台,一個娛樂界名人與一個學術界打假鬥士估計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

二人的論戰,完全通過微博這種自媒體傳播方式完成,當傳統媒體介入大規模報道時,二人的論戰已基本熄火。省去了傳統媒體傳聲筒的環節,也避免了各種傳播過程中可能產生的誤差與誤會,微博會因此成為明星們越來越受歡迎的言論表達平台嗎?

微博明星現形記

微博似乎提供明星更開放的表達場所。但並不意味著這是一個可以暢所欲言的載體。很多時候,明星表達主張的時候,也會出現與期望的公民社會背道而馳的言論。他們並不一定就是公民社會中成熟的公民。

今年年初,歌壇明星那英在微博自爆警車為其開道拿演出服,並出狂語“交警這時不用啥時候用啊”。這條微博立刻引發軒然大波。

不久後那英針鋒相對地爆粗口回復證明,除了一時炫耀,其根本沒有意識到自身潛意識裡的特權思想有何不妥之處。

的確,在我們這個動不動就交通管制、特殊待遇滿天飛的國度,這點小小的特權不算什麼。不過這並不代表民眾沒有怨言,也許僅僅是沒有反饋的渠道而已。

現在這事兒是當事人自己在微博上爆出來的,而微博又是發表評論的絕佳地盤。一句極具概括性的總結,一種犀利獨到的觀點,都可以快速引起共鳴,以這種共鳴為動力催生的“轉發”行為,也會使得個人的發現成為集體的聲音,從而達到制造輿論的效果。

參與輿論制造帶來的快感,也會讓每個微博用戶更加樂此不疲。這次,網民怎麼會那麼容易放棄難得的表達機會?

短時間裡,那英的微博評論轉發陡增,苛責者眾。她不得不刪除微博,隨著第二天傳統媒體的介入,她向外界公開致歉。

一條微博,折射出一個時代的分野。

明星們尚且無意識的情況下,民眾早已對特權階層滿大街的公器私用裸奔不滿。那英的一條炫耀微博,碰觸到了公眾的敏感神經,讓她第一次領教網絡民意的厲害。

知名評論人十年砍柴認為:“從這件事情來看,一些演藝人士雖然名氣很大,但離一個現代公民的距離還很遠。”

140字的微博讓娛樂明星們毫無保留地將自己的價值觀拋射給所有觀眾。不經深思熟慮地發帖評論或轉發,能瞬間暴露一個人的潛意識思想。只要他們繼續使用微博,就無法充分掩飾自己的主張。

通過微博,人們發現娛樂明星們未必就是開放社會的擁護者,也可能表達的是保守傾向。

周立波的“廁所公廁”言論引起網民的不滿,他在一定程度上指責了利用網絡發表不負責任的一部分人。但並不能就此否認整個網絡。

當受到網友攻擊時,周立波還呼吁網絡實名制能早日實行,認為網絡到了需要管束和秩序發展的時候。他的措辭讓普通網友看了感到“心涼”。

如果沒有微博,周立波可能還在他的小劇場裡繼續自己的“海派青口”,並保持在一部分觀眾心中的神秘。在很多網民的心中,正是微博寫作,這種發表和產生效果門檻極低的方式,讓周立波上演了一出現形記。

曾經並不借助傳統媒體表達價值觀的明星們通過微博放開了言論,一度在社會公共話題中失語言的娛樂明星藝人們,紛紛通過微博找到了自己新的表態渠道,最後呈現的效果各異。微博能否推動明星自己成長為時代公民尚待觀察,現階段可以確定的是,微博更像是明星價值觀的現形計。

 

明星微博的價值觀未來  – 東莞時報記者  盧麗濤

明星們的立場到底對粉絲有多大影響?成長為微博新公民的明星們,是否能促動粉絲也向公民成長?盡管西方明星在社會活動中有諸多自我表現,但在未來,中國明星的政治語境會不會是:讓微博歸娛樂,還是讓自己成為社會活動中的一部分?

未來,當明星們熟悉微博的使用方法後,他們會不會因為深思熟慮,而刻意遮蔽自己的觀點。來自經紀公司的需要,以及來自更高處的聲音,會不會讓微博這條羊腸小道也消失無影蹤?本報記者專訪了文化評論家王曉漁和韓浩月。

王曉漁認為,微博是一個開放式的平台,跟公共事務相關。目前來看,明星對粉絲公共意識啟蒙作用有限,甚至可以忽略不計。如果知識階層能影響明星,明星再影響粉絲,粉絲與知識階層和明星形成對話,這就形成一個良性互動,知識階層、明星、公眾三方面互動。

韓浩月則認為,受微博氛圍影響,明星開始漸漸對社會熱點事件進行發言,他們相互之間,以及與網友、粉絲之間的互動,讓中國明星具備了好萊塢明星身上經常可以看到的政治敏感。但明星對粉絲的啟蒙談不上,反倒是粉絲更多地影響明星。

被遮蔽的聲音  東莞時報記者 吳金華     中國的娛樂明星、公眾藝人,是一群被遮蔽聲音的人,盡管他們對社會、公眾有巨大的影響力,是媒體包圍的主角,他們的生活幾乎赤裸裸地呈現在公眾面前,但外界幾乎看不到明星在公益事業外的任何主張。

明星的八卦、緋聞是公眾津津樂道的話題,或抨擊,或追捧。作為娛樂時代的主角,隨著互聯網革命,特別是近5年來,明星不再是不可娛樂、不可觸碰的貴族。成龍、那英、黃曉明等,因言行不當,表現不佳,成為公眾抨擊、娛樂的主體,是公眾對時代不滿發泄的對象。

網絡時代的到來,特別是微博的興起,作為社會熱點的主角,明星特權不再,甚至被批素質低下。在公益事業上,粉絲幫他們言說;而公共性事件,特別是社會敏感話題,明星少有態度。作為一群被高掛和遮蔽的群體,明星真的不問世事、素質不足嗎?是什麼遮蔽了明星對社會發出的聲音?

交流平台

3月25日凌晨,梁詠琪在微博中寫到,“今天是小女子的生日,願望是完成一個有意義的創舉……你只要把微博轉發一次,我就捐一元到香港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為期三天至3月27日深夜12時止。你可以和我一起完成心願嗎?”

此條微博的發布,迅速引發眾多網友的“圍觀”,並在短時間內躍升為微博關注最高的話題之一。包括胡杏兒、杜汶澤、寧財神等等兩岸三地明星通過微博紛紛聲援,並且轉發微博,幫助梁詠琪實現生日願望。

明星大多積極參與到公益性事業中,汶川地震、玉樹地震、舟曲泥石流、西南大旱,演藝界無不共襄善舉。明星憑借其影響力和特殊力量,帶動粉絲關注或者參與慈善事業。在慈善領域,明星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也有利於其正面形像的維護和提升。

不過,相對於公益事業的積極參與,面對八卦問題的游刃有余,在公共言論方面,明星幾乎失言。在中國,藝人缺少面對公眾發表公共言論的能力,通常被代勞。而沒有合適的發表公共言論的平台,他們的聲音被遮蔽了。

微博建立了這個平台,在互聯網世界,明星找到了粉絲之外的回應者。明星和粉絲的關系呈金字塔形,明星是金字塔尖,粉絲是金字塔底。明星是這個關系群裡的國王、教主。

“你有一個媽媽或者女兒,你說什麼她都認為是對你,那你說不說都是差不多的。”著名編劇、策劃人鸚鵡史航接受《東莞時報》記者採訪認為,“在此(微博興起)之前,即使明星不發表意見,粉絲也會給他們各種信息、回應。微博的出現,明星找到了粉絲之外的回應。這對任何一個想真正表達自己觀點的人都很重要。”

微博是交流的平台,在這個平台上,我跟你說,你跟我說,都有自己的觀點,做到真正的交流。“有交流,就會產生意見交鋒,這對真正需要表達的人來說,是彌足珍貴的。”鸚鵡史航說。

自由表達

2010年8月23日,香港游客在菲律賓被槍手槍殺,造成8死7傷,港人為遇難者哀悼並怒斥菲律賓警方無能,在抨擊聲中,大哥成龍向菲律賓伸出“友誼之手”。25日,他在twitter就評論說:“香港是多元種族的社會,別擔心,我們沒有憎恨。”

成龍不太合適的言論激怒了香港人,在內地,不少網友也表達了對成龍的憤怒。事後,成龍向公眾道歉,並稱是沒有理解其意的助理發布的微博。

面對八卦問題游刃有余、善於周旋的成龍,在公共話題前,顯得木訥和尷尬。不管成龍的言論是否恰當,他至少說出了自己的看法,在大多數沉默的娛樂圈,實屬難得。
面對公共話題的集體失語,難道是因為在公共事件中,明星沒有自己的觀點?

一直以來,娛樂明星對公共事務很少發表看法,在中國,政治是很敏感的話題,公共事件,有很多禁區、敏感詞,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大家的看法。

娛樂評論人譚飛接受《東莞時報》記者採訪認為,中國明星具備成為意見領袖的不多,“其實還是怕出狀況,怕得罪人,怕影響各種各樣的關係。”

這和中國大環境有關,明星是敏感人物,敏感人物碰到敏感事件,是敏感的平方。面對公共事件,明星的一言一行自當慎重,比普通人更為收斂。

鸚鵡史航認同譚飛的說法,他說,“並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做敏感的平方,抗議的事情,明星少參與,捐助的時候,明星多表態。都是幫助別人,只是他們要找到對自己來說更安全的方式。”

自由的表達才能說出內心的真實想法,稍有限制,都會影響到明星的發言。微博是自己的發布平台,微博上的話就是自己的話,不會被歪曲,不會走樣,自己可以負責任。在譚飛看來,這是明星更願意在微博上發表觀點的一個重要原因。

顧及到方方面面的明星,在言論方面,會更加的謹慎。明星、名人(除社會學科範圍內的名人),很少對公共性事件發表看法,他們不是這個領域內的專家。譚飛說,讓明星參與公共性話題的討論不太現實,“他們主要的事業方向,是表演、歌唱,對他們不要過於苛求。”

公民明星

微博的出現,部分明星對其保持謹慎態度。範冰冰一直對其避而遠之,“它就是一個宣傳的工具,一個牢騷滿腹的痰桶,它不是一個真實表達情感的地方……在微博上寫東西,我是要有顧忌的。”

和範冰冰持相反態度的,是姚晨。姚晨通過微博迅速積攢人氣,她的率真、坦承、接地氣的言說,以及對公共事件的長期關注,讓她贏得“微博女王”、“公民明星”的稱號。

與大多數明星和公共事件保持距離不同的是,周雲蓬、邵夷貝等創作型歌手,對社會熱點話題、國內國際時事保持極高的興趣。

他們把虛高的房價、剩女話題寫進歌詞,他們在微博上關注強拆、藥家鑫殺人案、李剛門,他們和韓寒、於建嶸等人“勾肩搭背”,和轉型期的中國保持同步。他們被稱為意見領袖,被稱為公民歌手。

每個時代都有很多意見,一段時間內的意見落在空中,一些意見落在大地上。落在空中,大家都在發言,落在地上,有些人成了意見領袖。鸚鵡史航認為周雲蓬這樣的公民歌手,是特定社會時期出現的歌手類型。

上世紀60年代,西方國家抗議歌手頻發出現,說明社會更值得抗議。公民歌手的成長,則說明國民越來越重視公民權益。抗議歌手的多少,似乎每個公民對自己國家的認知,公民歌手的出現,就是公民私權力覺醒的印證。

“中國朝公民社會轉型,說明我們還沒有到公民社會。過分誇大或者突出明星的公民化,越能突出我們國家公民教育的薄弱。”譚飛說,公民是常識,是標配。“明星也是公民,不應過分強調。”

由於公民特質,周雲蓬、邵夷貝越來越受關注,從小眾走向大眾。微博女王姚晨通過對公共事件的關注,提升其正面形像,在自媒體的大環境下,中國造星運動的老板們,在塑造明星健康價值觀形像上,為使明星的生命力更持久,會不會讓旗下明星走公民路線?

整個中國朝公民社會轉型,這個漫長而艱巨的過程,娛樂業是撬動社會朝公民社會轉型的重要杠杆。從本質來說。譚飛說,娛樂是讓民眾、公眾保持心態輕松、自由暢快的行業,這個行業的公民意識是很重要的,因為它會潛移默化地引導社會朝正常化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