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甚麼鄧麗欣的哲學,是甚麼【Stephilosophy】的封面

自從年初鄧麗欣將一曲《電燈膽》唱至街知巷聞以後,不知不覺間取代了容祖兒成為傳媒的箭靶和網民的笑柄,口誅筆伐之下要以「鄧走音」之名上位,不無悲哀。

報載於「看透鄧麗欣演唱會」之中與側田合唱《只因喜歡你》的時候,出現口未開而聲已響的尷尬情況,是否和音當主音可由閣下判斷。不過讓我看傻了眼反而是以下報導:

Stephy在台上不時自言自語,除衫時會說:「呢個時候你哋應該尖叫。」除之前自己又「嘩」一聲,又說:「益晒前排嘅觀眾,400蚊抵啦,有嘢睇。」握手時她走下台一直走至250元票價的觀眾席,情況一度混亂,她又說:「嘩!250蚊都握到手喎!」— 2007年12月09 日香港《蘋果日報 》

嗚呼哀哉,難道要這樣看透才可當上演唱會級歌手?這是哪門子的哲學?感覺是金牌急於賺錢,明明未夠班卻勉強將鄧麗欣推上台,出醜人前,害了她。一如即將上市的新碟名字【Stephilosophy】,可以有甚麼的哲學,可以有甚麼的主義,名大於實的不自量力,又害了她。

再看看封面,究竟想怎樣呢?想學Magritte的超現實麼?藍天白雲傘加紳士帽,看不到夢幻之餘再穿一條這樣「飄逸」的連身裙,真的像其首本名曲「青山」散步。再三的害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