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自遠方來之香港大學生

香港朋友蠔仔到瑞典留學作交換生整整一年,周遊歐非列國之後再來挪威北訪峽灣,於是趁其路經奧斯陸之時一聚,邀請他及與其同行的兩位舊同學回家作客吃飯。

差不多兩年沒見,蠔仔的稚氣未減絲毫,其餘兩位女生亦一臉花樣年華,帶著幾分靦腆,忽然感到自己很老很老,可是他們談吐世故有禮,聊下來相當輕鬆愉快。原來他們早已準備好全程食物與水,除卻交通住宿之外,沒打算花費一分一毫,由一杯雪糕到明信片及紀念品統統不買,更遑論兌換貨幣。額,這是青春期的又一驗證碼。

待他們從拜根回程又一起到奧斯陸的景點走馬觀花,滑雪高臺、雕塑公園、山頂等等,實則沒啥不能不看,重點是大家四處逛逛,他們說就是喜歡這樣邊走邊聊,已經足夠,從容不迫、悠然自得,多麼叫人欣喜的態度。見微知著,從他們談及生活、理想,比較不同地方的文化,看到好學生的模範。比起數年前幾個來挪當交換生的香港大爺大小姐,在網誌上只一味抱怨所有東西的不是,懷著大香港主義看不起這裡人的慢與簡單,又嫌同樓的大陸的留學生怎麼那麼,更感眼前他們的難能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