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浪

記得兩年前在芬蘭赫爾辛基的設計博物館 Designmuseo 看到有關 Alvar Aalto 製作Bent Plywood Furniture的記錄片,叫我著迷那謹慎而巧妙的技術,將木板的畢直彎成多變的波浪,那揉合了木材的暖和線條的冷。

對於夾板傢俱的偏愛,或許是始於兒時受到家裡飯桌的圓角和椅背的弧度所影響,。現在看來還是既懷舊又摩登,在那些甚麼百張 Masterpieces Miniature Chairs 的海報上便看得見,如Eames Plywood Lounge Chair,毫不拖泥帶水的,將物件一剎的流線凝住,像固態的液體流動。

 

除了桌椅以外,早陣子我以閒逛藝術館的心情在傢俬店流連,彎木處處,微弓或屈褶,從大至如風起雲湧的屏風,小到像兩翼攤張的餐盤,真想一一擁有,如果我有一所大屋,定會木浪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