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報有多喪

挪威時間十一時多,你們那邊在香港的朋友拿了一份《爽報》沒有?或是拿了一疊一手交給廢紙回收商沒有?等你們報告,這份《爽報》其實可以有多爽,會不會像吃一口大蘋果的爽,還是大熱天時沖一個凍水涼的爽,甚至像某某昏君庸官死了叫全民皆爽?

鬥燒銀紙,鬥燒紙,不先看你們的新聞有多爽,但先跟你們算環保的數,當中造福了多少得靠變賣報紙為生的貧民,印一百萬份,就是跟《頭條日報》爭一日的厚紙或厚顏?這刻黎智英在蘋果日報上表示「希望《爽報》能建立一個多媒體的平台,集報紙、影音於一身,成為一個全新媒體。《爽報》跟市場上現有的免費報章不同,佢哋做緊係一個 free newspaper(免費報章),我哋做嘅係 new media(新媒體)」- 既然定位為新媒體,就索性不要印一百萬份好了,讀者打開你們的報紙難道能夠立即有video可播?什麼是互動,難道還是在紙上放條hyperlink?說穿了你們的媒體新在哪裡?以賣廣告為生的媒體可以新在哪裡?人人可以手機讀報,可惜不夠肉你食,係咪,所以還要印廣告。

這城真悲哀,傻仔管理之下萬事待報,你們偏偏就在製造新聞,而不在探討。昨天蘋果「陳學殷回家了」又如何?今天「生日唱K埋單拗數Neway撒溪錢送」也可以是頭條?說好了的溪錢在哪?,再一瞥你們《爽報》的大圖,「最毒婦人心」這篇是突發嗎?無論如何,同一幹人等做出來的報紙其實可以有多大分別?我才不理會你們是否鬼打鬼,爭一塊餅食,就叫一眾廣告商賣吧賣吧,將報紙像溪錢一樣撒出去吧,讓一眾人去搶,這城要紙,不要新聞之餘,請大家一路好走,別回頭望,那怕堆填區早像高山來淹,最後要不要靠那未來全球最大,於深圳興建的焚化爐幫手?

挪威時間十二時多,你們那邊在香港的朋友拿了一份《喪報》沒有?或是拿了一疊一手交給廢紙回收商沒有?等你們報告,這份《喪報》其實可以有多喪,會不會像吃一口壞蘋果的喪,還是天涼水冷沖一個凍水涼的喪,甚至我們其實早已全民皆喪,不用喪鐘再響?

《爽報》終於上線了,看了幾條新聞片段,由剪接用字讀稿,想問跟蘋果動新聞有何分別?根本就一模一樣一稿兩用,而且速度都是一樣慢,不如放上youtube蒜把啦。有幸聽到陶傑的人聲鹹估,當笑話聽都過唔到自己,太重口味,即刻熄了。唉,未爽先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