牠堅持了但人類沒有,談那條從印度到了挪威的狗

去年的新聞,一宗讓我久久不能釋懷的新聞。話說當貨船開倉卸物之時在現場發現了一條骨瘦如柴的狗,這是從印度到挪威整整漫長不見天日的一個月來,遠渡重洋,在密封的貨櫃裡沒水沒食物的環境底下還活著下來的一個奇蹟,但因為犬隻身體情況不佳而又恐怕會傳染狂犬病的考慮之下,有關當局草草為活口注射毒針了結。

掙了一個月活了下來,門打開了,看到光了,卻抵不過來自人類那定義為善意的毒針,五分鐘後離世。我感到荒謬,還是我太感傷了點,當我一而再望向牠的一雙眼睛,牠堅持了但人類沒有。

新聞及圖片來源:Aftenpost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