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喜歡周秀娜的真

不是所有僆模也是無腦,正如不是全本《忽然一週》亦一無是處,總有值得一看的部分,例如屬於專訪的「留言集」,遠比《壹週刊》的「豪語錄」可讀,今期出版的就有周秀娜,看她的回應,妙語如珠,感覺非常爽,讓我想到成為「忽然女神」的候選港姐林潔瑜的網誌,同樣讀得舒懷,有血有肉真性情,也帶腦出街,在偽人假物當道的社會,仲想點。

— — — —

真喜歡周秀娜的真

膽正命平 周秀娜

看周秀娜,是件很賞心悅目的事。先別說她的胸有多大腿有多長,單看她回應坊間衛道之士的抨擊,已經夠精彩。白韻琴指她的人形攬枕猶如供男士洩慾的吹氣公仔,她說:「我個攬枕入面係棉花,一返屋企就攬得,唔使吹氣咁麻煩,大家可以慳番啖氣。」

言下之意,白姐姐你嘥鬼氣。

袁彌明、何超儀、馬詩慧、周汶錡等齊齊狂插周秀娜敗壞社會風氣,她又說:「如果一個女性身體引唔起男性遐想,我會覺得幾大鑊。喺我呢個年齡,大部分人都鍾意我嘅產品。」

言下之意,你哋班無身材嘅中女auntie, out喇!

十歲從潮州來港的周秀娜,向來膽正命平。o靚模成行成市個個表面扮可愛,實質統統行性感,造作矯扭,你寸我我插你,五十步笑百步,看得令人反胃。周秀娜簡單得多,由始至終只有一種原始武器——脫。性幻想對象就性幻想對象,人棄我取,又是一條生路。

動漫節選美出身的周秀娜,最近紅爆動漫界,算不算「衣錦榮歸」?雖然,她的「衣」,一直都很少。

證明我紅

書展、動漫節結束,周秀娜應該是大贏家。三萬本寫真集和數以百計的人形攬枕,人氣令她高踞各大平面傳媒和電子網絡。你有你罵,她有她剝,剝到疑似露暈,綽號「露暈娜」。愈露愈紅,愈紅愈多人買。罵她的人,還是慳番啖氣好了。

忽:之前玩滴雪糕,最近穿褻衣出人形攬枕,做model有沒有必要這樣搏?

周:我不覺得這是「搏」,之前出過T恤,今次當然要出另外一些產品。攬枕在日本、台灣一早流行,今次純粹是商業考慮。喜歡我的人可以很實在地擁抱一個周秀娜,有甚麼不好?

忽:是刻意讓人有遐想吧?

周:你可以這樣說。我幾滿意自己身形,況且作為女仔,如果不能令男性有遐想,我覺得是一件很大鑊的事。

忽:但假如是性幻想呢?

周:(大笑)Fans買了之後做甚麼,已不是我能控制的事情。我只知道這件事是自己願意的、喜歡的,況且,我又沒有傷害人。

忽:很多人說你有傷風化、敗壞道德。

周:社會風氣,不是一個周秀娜就可以敗壞得了。抨擊我的人,多數受之前寫真集影響。他們大部分從未看過我本寫真集,只是看了報紙雜誌登的某幾張相,便斷定我教壞細路,這對我不公平。

我們這些被人叫「o靚模」的,因為身高所限,很少大牌子找我們行天橋,因此只能做平面模特兒。既然外在因素已令工作有所限制了,自己反正後生,沒有不能嘗試的事,也可以做一些有衝擊性的事。

每個人的成長背景和生活環境不同,批評我的人可能因時代關係接受不了我這套。但坊間的反應告訴我,十來二十歲,我這代的人不單不抗拒,而且還很接受和喜歡,這就證明我的決定是正確。其他的批評,一向少理。

忽:被群插得體無完膚,難道一點不快都無?

周:當然有,我都是女仔,總有軟弱的時候,最討厭被同輩趁機以言論抽水。其實o靚模們都在做大同小異的事情,我只不過跳出了框框,做了可能大家都想,但又不敢做的事。慶幸我EQ向來高,退一步看,有是非,報紙雜誌才有新聞寫。問心,自己也是讀者,有時都覺得這些新聞幾有娛樂性。我既然做這行,不是要去娛樂人嗎?若然新聞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我反而會想,是不是應好好享受呢?說到尾,這證明我紅。

愛惜自己

o靚模通常賣可愛,但周秀娜很倔。她聲線低沉,說話時鼻音重,又無尾音,懶得跟你扮親和。不扮可愛,可能也是可愛的一種。

忽:傳媒叫你「翻版樂基兒」,覺得自己似樂基兒嗎?

周:其實一點也不似。之前並不留意她,自從傳媒給了我這個稱號後,才仔細看她,我覺得不似。不過,這個「朵」不壞,起碼一出道就有人認識,容易令人有印象。

忽: Kama(羅凱珊、前邦民女)說你打假波,怎樣看這個人?

周:不會嬲她,我從來沒有理這個人。

忽:覺不覺得 Angelababy是最大勁敵?

周:我很欣賞她,你也可以欣賞你的對手吧?她不過是一個二十歲女仔,二十歲,可以有一萬個理由放肆和任性,但她做到的已遠遠超過二十歲女仔可以做的事,與此同時還要承受外界的壓力。我不單止欣賞她的美貌,更欣賞她忠於自己的性格。

忽:家中父母、兄弟怎樣看你這條路?

周:到目前為止,依然和爸爸媽媽,哥哥和兩個細佬一起住,他們都支持我,因為知道我是一個怎樣的人。每次簽約或做任何決定前,都會問爸爸媽媽意見,他們同意,我才會做。試想想假若他們不支持,我這條路還能行下去嗎?我覺得只要愛惜自己,就是對父母最大的尊重。

忽:傳聞你的飯局價和上房價高得咋舌,家人也不過問嗎?

周:頭一兩次,當然會好緊張,但當我解釋過後,他們已知道只是炒作新聞。大家若然喜歡看這類新聞,我都 OK,都開心嘅,原來周秀娜都幾貴。但笑下好了,我是絕對不會做將來令自己後悔的事,這也是家人一直相信我的原因。

忽:但作為一個女兒、妹妹,家人有沒有叫你不要太暴露?

周:爸爸媽媽把我的寫真集由頭到尾看了一遍,他們都認為拍得好美。哥哥會幫朋友拿我的簽名相,兩個弟弟更加沒有意見。我說過,我們這一代,都很接受。

忽:男朋友接受嗎?

周:當然,他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個人。在我迷惘和困惑時,幫我解決很多煩惱。我做人是衝動型,很多時做了先算,但做了之後,四方八面會出現很多聲音去否定我,很多時令我質疑自己到底有沒有做錯?他每次都跟我分析,幫我回復信心。其實是他對我有信心,他知道我的決定通常不會錯得去那裏。

忽:他會否介意自己女友是少男的性幻想對象?

周:既然是「幻想」,即是不是真啦!他不介意,我覺得他有點驕傲才真。他也做過兼職 model,知道遊戲規則。很多人跟我說,早知有那麼多男 fans,大早就不要公開有男朋友。我不同意,若然再揀一次,都會公開,我們沒有做見不得光的事,偷偷摸摸更辛苦。

又再好勝

周秀娜現年二十四,十歲從汕頭來港,新移民,膽正命平的年代,就由那時開始。第一學期,英文肥佬,成績排名一百三十;第二學期,排三十幾;最後一個學期,排全級第三。都說大陸女子有不一樣的能耐,周秀娜是最佳例證。

上了中學,鄉音完全搣甩了,變了港女,反而開始無心向學。會考得六分,升不了中六,只好去金百利做sales。悶到飛起,跑去動漫節選game girl,得了亞軍,正式入行。

周:在大陸時年年考頭三名以內,因為好勝。家中得我一粒女,不想衰給哥哥和細佬睇,讀書叻,可以令父母更加注意自己。爸爸是第一個申請來香港的,跟着到媽媽、哥哥、細佬,尾二才輪到我。有一年,我只和最小的細佬在大陸,每日去親戚家吃飯,無人管束,很自由。

你覺得我很壞嗎?我告訴你,在無人管束那年,真的可以變得好壞,但我覺得自己幾自律。來到香港,最初不敢出聲,怕俾人笑。畢竟只是三、四年班,小學生還未懂得歧視已做了朋友。

我想,如果自己一直 keep住那份好勝心上中學,成績一定會更好。但那時真的沒心機讀書,覺得日日困在一家學校裏悶死人。中學時代志願是做空姐、導遊,或甚麼採購員。其實也不知道採購員是做甚麼,總之能讓我飛來飛去就好了。

選game girl時,沒有考慮太多,那刻想做便做。真正做model之後,才發覺這也是自己非常喜歡的工作。現在覺得自己又重拾讀小學時那種好勝心,總想向上、總想突破、總想贏,因此我會夠膽做很多出人意表的事。

最近在拍邱禮濤的《死神儍了》,對於將來,沒有太大計劃。做model也好,拍戲也好,這個圈不會一個人玩晒,總需要不同個性的人。只要一日仍有周秀娜的生存空間,就會繼續做下去。

搵食

周秀娜帶來寫真集和人形攬枕,影樓一下子熱起來。

我把寫真集由頭到尾看了一遍,塞班島風光如畫,女主角骨肉均稱,真的令人怦然心動。再攬她的人形攬枕,軟綿綿的,好舒服……一時間,我糊塗了。同樣是性感打扮,為何名門千金日日低胸短裙探中風老父就是孝順淑女,扭盡六壬帶給我們歡樂的周秀娜卻被稱低賤淫娃?

江湖傳聞,十個跟周秀娜合作過的人,十個喜歡她。攝影師愛她甫士多身形好,不用在 photoshop執眼袋和拉長腿。記者愛她真性情,可知藝人大多也是偽人,一邊剝衫一邊上《城市論壇》聲討人剝衫的精神分裂者也大有人在。

今天,我親身體驗過,江湖傳聞所言非虛,尤其看到她在吃一盒已冷掉的豬扒飯,更加覺得她可憐兮兮。

「我食無定時,有得食一定盡量食,因為唔知下餐會幾時。」

突然間,我明了。淫娃和淑女的分別,是一個要搵食,一個不用。

轉貼自第773期《忽然一週》留言集 撰文:林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