紙紮的藝術

大抵你小時候在美勞堂已經試過,以汽球或鐵絲、漿糊與紙,做過面具和燈籠之類的小手工。又或者驚嘆過紙紮祭品的與時並進和日新月異,由iPod的維妙維肖到PSP的以假亂真。

然而紙紮的藝術該有更多的可能,形似外還要神似,神似外還要完全不似,從物體本身逃脫而成獨有的靈魂。以下是來自德國藝術家 Oliver Herring 和韓國藝術家 Gwon Osang 不同時期的兩生花傑作,一具一具的Photo-Sculpture,將一幅幅大特寫的照片撕裂和拼湊而成,你喜歡哪具?

Gwon Osang Oliver Her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