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撻自己做

口痕痕、牙癢癢,想吃雲吞麵,想吃菠蘿包,想起西多士,人不在港,除了燒乳豬沒爐,蝦餃皮難搓以外,想吃甚麼「香港菜」便得自己做,包括香噴噴的蛋撻和蛋撻和蛋撻,酥皮自問摺不來,牛油皮的功夫還可以,落手落腳捏呀捏,愛做實驗時便在蛋漿裡注入熱情果以取其酸,或芒果肉以採其香,結果呢還是原味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