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安琪苦澀的甜美《17度》

17度是一個怎樣的溫度,要是不看天氣報告不看溫度計,是乍暖還寒的初春還是微涼的秋?在沒了多少天有17度的日子裡,詩意消失,感官麻木在毫無變化的空氣之中,或許關於17度的經驗只是處於空調開得太冷的地方,而無能為力。

讓謝安琪的《17度》喚回這份敏感,溫度不單是一個實在的數字,而是周邊環境所帶來的朦朧感覺。優悠的、閒蕩的,沒有甚麼目的,又若有所失。她的歌聲變得很柔很清,像極九十年代初林憶蓮的風格,曲子卻有點轉折,如「又想過.重遇應該不錯」,「卻清楚.就算再遇卻怎麼.時地已過」,留下印象,在苦澀的甜美之中。

試聽:17度

主唱:謝安琪
作曲:馮家俊
填詞:周博賢
編曲:馮家俊
監製:周博賢

歌詞

深宵有點冷抖顫於棉被
忽感到一抹苦澀的甜美
溢滿半空的氣味 記起你

一早記不了是誰遭離棄
今天覺找了路途給自己
嘗試去憶起故地 太依稀
乍短的偶遇 長久的隔開 
難以置想確實曾相處

雙方似並行直線 從交叉角度相遇
曾經交錯但離去後不會再遇

一刻有想過貿然找尋你 
講聲你好嗎彷似知己
但怕要呼吸那份 陌生味
乍短的偶遇 長久的隔開 

難以去置想往日曾相處

雙方似並行直線 從交叉角度相遇
曾經交錯但離去後不會再遇

又想過 重遇應該不錯
卻清楚 就算再遇卻怎麼 時地已過

雙方似並行直線 從交叉角度相遇
曾經交錯但離去後不會再遇

終於會愈行愈遠 時機走過勒不住
曾經交錯但離去後不會再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