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一起消費Michael Jackson之死好一陣子,然後Pina Bausch

一代歌王駕崩,萬民舉世悼念,以一支《Thriller》或《Beat It》的時間,以打上R.I.P三個字母的心力在Twitter和Facebook上一呼百應,幾分鐘又幾分鐘,流量暴漲,因為新聞,也因為新聞的價值,在網路展開,讓我們一起消費Michael Jackson之死,以悼念之名。

先來者將包含Michael Jackson一字的域名索價千萬美元求售,後來者就註冊更多域名,甚至於Hate Site也不放過,如“Glad Michael Jackson Is Dead”,而eBay上亦翻起炒賣巨浪,舉凡MJ的收藏就得紀念,貼紙海報雜誌襟章衣物,又或追思會的門票,歌迷終於等到以錢銀交換彼此對偶像的迷戀與忠誠的時機,讓其歌曲在Amazon與iTunes的銷售榜上高攀,讓其專輯在Billboard排行榜上十拿九位的創造歷史,還未包括網路上不費分毫的打包下載,要是Sharebee也會公開統計,說不定亦破了紀錄。

讓我們繼續消費Michael Jackson之死,讓大小明星打鐵趁熱紛紛致敬,往常的冷嘲熱諷頓成噓寒問暖,傳媒當然不忘推波助瀾,天天頭條,像以退為進的Moonwalk一樣,以他的過去延續故事新的發展,賺人熱淚,取人熱錢,驗屍的同時也驗證傳聞,如置於砧板上的食材,鹽醋少不得,一邊剖開MJ風光背後的怪行和窘態,一邊讚歎MJ的成績如何前無古人的超群,叫人驕傲,叫讀者齊聲一呼,最輝煌的八十年代已隨MJ而去。

一個時代從來是以漸入漸出的形式存在,不會戛然而止,與其說良辰已逝,寧可體認美景不再的原因是時移世易,客觀環境再容不下締造當年【Thriller】盛況的條件,那後無來者打破的銷量現已兌換成Youtube上不一定賺得大錢的瀏覽數字,米高積遜的傳奇也得由進化成現在“One Minute of Fame”的時代所成就,在喧囂、擠擁,商機處處的MJ之死面前,其實我們是在悼念,還是蟻摟蜜糖繞著話題而轉。

然後Pina Bausch也同樣遽逝,對比米高積遜之死的街談巷議,作為一代舞蹈大師的翩娜包殊的離世無疑非常小眾,小得只會佔上香港報章的一角落,甚至談不上是米高積遜之死的「然後」,當前者的新聞依然進行,直到甚麼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