豺狼與橙

偶然會將一瓣一瓣的橘子排在桌上,當是紀念。因為小時候某天跟躲在桌下饞嘴的二哥說過,這些是一隻一隻的綿羊,你就是豺狼。想不到他也記得,死前跟我談到這則往事,大家一同莞爾。那是回憶中比較愉快的片段。而母親說從來沒有夢見過二哥,我卻一星期總有幾次。早兩天才在夢中給他囚禁虐待,逃走時受到槍擊,並在子彈射穿心臟的一刻尖叫驚醒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