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婦

農婦

城市的泳術不佳 遲遲未來
你總算在偏遠的島上看到
一頭野貓也可以 有自己的家

時鐘像神經質的人 終究安穩下來
在天空與泥土沉默對望之間
一個人栽種自己

下雨前先下一場汗水
農婦的手 最終摸透了瓜果的脾性
日子也像肌肉有了形狀和厚度

隨時隨地的走 隨天氣好了的停
午睡是陽光爬過微微起伏的被子
是向日葵不知甚麼時候轉過頭來

而某天甚麼找上門來 舔過了貓
像貓舔過了自己的爪 像風掀起了窗紗
這恐怕就是愛情 開頭往往是一條最忠誠的狗
後來如城市咬住了最後的村落

©細森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