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寫 Blog 的好

這個挪威的夏天比平常的冷,即使放晴的時候也沒有熱的感覺,只是樹照常的綠,而我的生活亦照舊的一團糟。

說說近況,五六月太忙,最後決定先後停了在《Flash On》和《壹週刊》寫了大半年的專欄,心情就立即放鬆了,發現自己還是喜歡寫 Blog 的好,題材字數自定,最重要是沒有限期。我曾經不是說過慶幸自己不用再理那淌潮流的混水麼,怎麼又守不住寡的再跳入那個趕頭趕命的出版空間呢,那與整個消費世界接合的資訊洪流,在淹死前還是上岸了。

縱然寫 Blog 無價,即是無錢收,接觸的層面也不同,但寫專欄的日子總不太知道讀者的反應,截稿前的急就章更覺自己在渾水摸魚,罪惡感不輕,現在就豁然開朗,當然也存心感謝,讓我回到市場寫一點東西的有心人,謝謝。

雜誌沒有網誌那樣講求互動,不過現在這裡也不見得有多留言吧,但我喜歡寫,就繼續寫吧,沒有什麼比自由更重要呢,在寫作方面。很多時候,我在想那些寫稿的同好,天天趕稿的他們將會怎樣過,最終的理想和目標是什麼呢?他們會再寫詩和小說嗎?那些作者,我有時很是想念你們。

而近來很多人病倒了,大多和癌症有關,畢竟要是我們的人生要是沒有意外的話,患癌而別會是大多數的一途,只爭遲早。最近家裡又突然出事了,我的嫂嫂忽然紅斑狼瘡併發症,仍在深切治癒部,當一度危殆的警告傳來,心就亂跳,姪女她們要是真的成為孤兒怎辦?想到二哥已離逝五年,再偶然看到五年前的Blog所寫的喃喃,時間過得快麼,慢麼?成長中的轉間就成大人,大人的卻好像沒變什麼,但老了的就像加快了人生的腳步,我的下一個五年還是如常白過麼?

網誌陸續改版,小奧私陸亦是,更好嗎?還是更壞?我也不再考慮,去吧,互聯網改變了我們?多少年後回首 Facebook與微博,得啖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