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夜

人老了就更愛黏家,除夕如日常,只是在家的晚飯較為豐富,吃吃停停,上上網,好幾個小時,一小道的又一小道,從左到右有香香的黑豚火腿Jamón Ibérico、甜甜的醃鮭魚Gravlaks、稠稠的意十利燴飯Risotto,再加香煎微微粉紅的鴨胸。還有來自智利養殖場的雪藏原隻扇貝,這個很好辦,又不貴,雖然小一點,但置於室溫解凍,沖走泥沙,放上牛油芝士蒜蓉,放進二百度的烤箱十分鐘,剛好。最後來一客拿破崙千層酥Mille Feuille,喝一口朱古力酒,便十一時多,窗外已傳來花火炮聲不斷,因為養了芝麻的緣故,這幾年我開始不喜歡隨處放的煙花,不知道雀鳥如何自處,但狗狗就一定不寧,整晚顫抖,一定處於非常恐懼的狀態之一。

今年跟去年一樣從獸醫處給他取了安眠鎮定的藥,不過聽從獸醫的建議再加上抗憂慮劑一起服,我縱有保留,讓是給他服下了,結果呢,起初兩眼惺忪,半夢半醒,步伐不穩,像喝醉酒的,幸好大放煙花時牠不怕了,還站起來,跟我跳了一陣子的舞。雖然不想給他餵藥,但總算熬過了。

新一年了,又如何?花落花開,平淡是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