靚太《師奶兵團》唔易做

當《Desperate Housewives》即將昂然步入第四季,我們親愛的無記才將其抄改成香港版本的《師奶兵團》,搬字過紙本土化,由風和日麗的紫藤里變為高樓蔽天的將軍澳屋苑,幾千呎的大屋縮為蝸居幾百呎,流言蜚語從各家的前後花園飛到電梯大堂內迴轉,當然最重要是照辦煮碗將主角定為幾位尚算靚太的師奶。

情節雷同,人物近似,我倒不介意,仍是那一句跟《溏心風暴》一樣,看演技,看小造作。葉童的小賤對比鄧萃雯的大愛,黑白分明之間有一截寬闊的灰,讓日後的劇情可以從容游走,不過看了幾集,暫時最得我心的是商天娥一身坦白的惡俗,刻意扮醜不難,難在眉目之間活現師奶的神態,貪小便宜的眼色,說長道短的嘴皮,舉止行為,粗枝大葉,演出一個師奶該有的草根。

師奶本來就是市井之語,明明有太太一詞不用,只因離閒淑端莊的形象太遠,在萬事以子女丈夫為先,調理一家大小的功夫長做長有,尚有餘暇扮靚修身的話,也未必有閒情培養一己的興趣和品味的研習。特別在香港,一個婦女沒有多少權益福利的地方,有錢請菲傭,無錢閣下自理,年中無假,產子的前四後六以外自己想辨法,甚麼親子班,甚麼愛心便當,還有中國人三餸一湯的飲食習慣,全家衣物的洗晾燙,師奶已經不易為,豈敢苛求當靚太。同是全職主婦,相比外國的,無需大富大貴亦有自己的空間與時間。師奶,當社會的支援愈少,數目愈多,或可說是像香港這樣的的社會才有的人種。

實實在在,真的唔易做,媽咪,當愛。

忽然醒悟,何解無線姍姍來遲的才把《Desperate Housewives》翻製為《師奶兵團》,好比煲湯,一星期播放一次,幾時得滾,況且又有幾多師奶會定時定候收看明珠台?要熱,也不過在年青一輩之間,散播需時,慢幾拍,待兩三年,現在一次過播足幾個禮拜可以集集追,猶如老火湯滋味,更合師奶脾胃與期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