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鈴薯的愛

一袋一袋的買回來,當中找到一個心形的,打算留下來待發芽後再埋在泥裡,幻想有天真的會孕出一串一串,可以名副其實薯仔薯仔的叫。始終比寫出來的馬鈴薯或年長一點學到的土豆一詞來得親切。

Potato,挪威文的串法是Potet,對北歐人來說好比我們的米飯,雖則近廿年來大家愈吃愈少,但仍算日常生活裡的主糧,質地乾身的可作薯泥,濕身的多常以白烚烹調,間中煎炸或烤。小挪的爸爸便說過,沒有Potet的晚餐總覺不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