鯨肉料理

我不反對捕鯨,只反對濫捕。有關限額的制定、捕殺的方式和頻危品種的保護,比一句人云亦云的贊成或禁止更叫我在意。開始討厭某些行動,鋪天蓋地、歇斯底里的往往以販賣血腥的影像來宣傳保護動物,純粹訴諸恐懼,然後換來一眾怒罵甚麼變態的日本人、中國人文化作結。這樣的仇恨言論叫我窒息,猶如給明光社的大光燈照著,非常疲累。

說回鯨肉料理。事實上鯨肉非我所好,特別是那些擺放多時像經過牛肉熟成“Beef Aging”似的深黑肉塊。今次的看來非常新鮮,於是將一半薄切作原汁原味的刺身,佐以薑片和Capers(酸豆或金纓子,兩個名字前者取其味,後者現其貌,各有各好)。另一半則醃以大量黑胡椒輕煎,同樣肉嫩油厚,留香而少了鯨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