鳥與兔,兩把剪

這兩把較剪的可愛之處在於準確地將鳥與兔的動靜放到設計裡去,一見難忘好幾年,可惜兔剪刀的白色長期缺貨,買不到。而日本的鳥剪刀就讓我記得紐西蘭的奇異鳥,傻呼 呼的像在找吃。如果你不時路過這裡,也該猜到我對於家品的口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