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辣火鍋

曾經買過一瓶台灣寧記出品的麻辣鍋醬,不知怎的擱在一旁好幾年,未曾開封便棄掉了。而上周末心血來潮想在家試打甂爐,走到亞洲超市有幸又再找到這瓶鍋醬作湯底之後,便喜孜孜的準備其餘材料,欠缺雪花的肥牛也要三百克朗一公斤,很貴喔,要半斤吧,回家冰了再以機械薄切,又從冰箱取出帶子,又找到擺上一世紀的花膠、豆腐、假龍蝦蟹柳,逐一解凍,又菇又菜,新鮮與罐頭共冶,還特別的擀出一碟蕃茄味道的餃子皮,二人前足吃有餘。

打開蓋便襲來帶甜味的辛辣,稀釋在鍋裡就散發一室的香,小芝麻仰鼻繞圈,人犬好不興奮,可是原來我並不喜歡這樣的味道,是太燙還是太麻了,吃的其實又不是珍肝下雜,用不著閹了味蕾,材料與湯底錯配,失敗呀失敗,我還是當回廣東人,清湯更好,清湯更好。

結果吃剩一半,第二天用上韓國製的辛辣麵裡頭的湯包,效果反而較佳,吃回牛肉帶子各自的鮮,飽吸湯汁的豆乾與椰菜摺疊的甜,辣而不麻,不錯不錯,至於剩下的半瓶寧記,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