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衍仁為七一敲響的《堵路歌》

多久沒有聽過簡單而悲涼的歌,多久耳邊只有甜美的聲線淹過了蒼蒼的嗓音。七一前黃衍仁發表了作品《堵路歌》,沒有曾經上街,沒有曾經靜坐的,絕對不能夠寫出當中的糾結,寥寥數筆刻劃了我們城市的悲哀 – 在誰人的空間裡誰允許你坐下去看守一塊木頭 在誰人的清單裡誰催促你活下去變做一塊石頭 誰捆綁那恐慌與閃光一拼的出售 誰把燈制關上後一切又彷彿看透。

 

 

 

總有些人自以為看透,將自尋出路與不要上街不要訴求政府混為一談,看似有識之士,實為我眼裡的高級五毛,實在讓我作嘔,動輒再亂貼80後的標籤,讓我窒息。很多事情不斷討論研究反覆詳談細探其實毫無必要。又或是很久沒讀過這麼仆街的博文,又是那些重覆的「不要問政府可以為你什麼;問你可以為自己做什麼。」,似是而非,教我憤怒好一陣子。

會耍嘴皮懶醒目的人不少,但我寧願聽上街的呼聲,在奏樂之中,會敲響每塊石頭麼?這幾天一直短訊不同朋友七一那天會上街麼?肯定的回答是少之又少,更多是各種不同理由的沒有空,失望總有一點,但訴求不會只在一天,趁有機會便得把握了,香港的朋友,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