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The Island 》,當虛構的天堂島成為生存的唯一信仰

 
 

去年暑假有《I, Robot》,今年有《The Island 》。一個智能叛變,一個謊島叛變,台譯作《絕地再生》,同樣關於自封為神的人類被背叛的故事。這類電影我喜歡,尤其是科幻題材加大玩特技的荷里活製作,因為我從不介意娛樂大片裡預料之內的起承轉合、忠奸分別的角色、俗套的愛情親情元素等等,只要劇情緊湊冇冷場,視覺效果夠目眩,場景設計有風格,我便buy。

所以早前網民大讚《 War of the Worlds 》我不喜歡,因為滿懷期待入場後看到的只是沉悶且兒嬉的強戰世界,婆婆媽媽,單有外太空侵略者的造形可以炫一下,倒不如看日本超人大戰機械獸的半小時更覺足夠。所以我喜歡《The
Island 》,因為不懷期待。

喜歡地底複製人基地裡面的簡潔美學,室內的冰藍設計對比地上一片荒郊的紅沙綠草。喜歡未來洛杉磯城中行空的列車,既是想像但又貼近現實。愛煞公路上的飛車追逐,滑輪碰擊,急馳的配樂推波助瀾,跟打機無異的感宮剌激。還有型極的遊艇跑車、複製人制服,好比未來科技展覽。另外不得不提那些從現實走進電影裡頭的廣告及贊助如Xbox、MSN、 CK等,好真實。不過我不看好到了本世紀中葉這些品牌仍會存在。

設計以外,看著電影有關未來的敘述,例如廁所會自動分析小便而評估健康狀況,然後對應嚴格的飲食管制。廿四小時貼身監察,人手一鐲如植入晶片,一邊記錄一邊執行所有的日常活動。戲中複製人的起居飲食不正就是取材自我們現在的生活經驗嗎?信用卡、八達通、智能身份證、生物特徵護照等陸續有來。對於日新月異的科技發展,我總不免在擁抱之中帶著懷疑。

當老大哥以慈愛和關懷的面貌來實施極權統治,當虛構的天堂島成為生存的唯一信仰,我們跟複製人無別。

 
 
網絡暴民 Jacky’s BLOG: 謊島叛變 – 複製人大逃亡
The Island 官方網頁

 

di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