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個係人、邊個係鬼,我睇得出

一集故事金句連連。幾分鐘之內全出自老薑李司棋之口,如此強橫之言,想必給辨公室男女紛紛模仿口耳相傳,當然,你不會打算可以在家裡用得上這些金句吧,即使真的有兩三個關菊英和阮兆祥與你同住,又如何,到了有六億家產要明爭暗奪的時候,說不定你會唸出更厲害的台詞呢。

沒甚麼期望,《溏心風暴》的劇情不會跳出無記倫理戲姨媽姑姐的大框框,追看的原因大抵要從心底裡欣賞一王三后的演技,夏雨的兼愛和李司棋的儒教之下,米雪的成功與關菊英的不安全感,衝突之後又是衝突,睇人家熱鬧最是緊張,隔岸觀火是快感的來源之一。試問看到唐家上下一起唱遊的肉麻,而當有趣的又會有幾人?你估兒童節目咩。

因為合家歡的緣故,冇果樣便要整果樣,尤以強加於陳豪身上的誇張表現最為擾人,甚麼編劇來的呀,動輒說兩句新會話,聳一聳肩便會逗人開心,是讓觀眾記住了,記住了騎呢兩字,不時更會唱上兩嘴,好難受,諧角一向比苦情戲更難演呀,勿靠害陳豪。

原來是四十集長劇,李司棋仙遊之後,夏雨中風再中風,關菊英獨攬大權,這樣角色分明的《溏心風暴》,用不著要像李司琪花上幾十年,真的邊個係人、邊個係鬼,大家有眼睇,難道要像即將上演的小甜甜遺產爭奪案那麼需要花腦筋麼?龔家中人大慨恨不得能夠大喝一聲:「依度唔係法庭,唔需要證據,我對眼就係證據。」,再向忽然剎出來的程咬金甚麼風水大師,喊一句:「大門係果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