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要當乖乖狗,葉劉淑儀必勝

今天香港《蘋果日報》李怡在文章《她顯然沒有觸及內心深處的警鐘》中提及:

「前蘇聯有一民間說法:上帝賜給人三種品質:真誠、睿智、黨性,但任何人都只能有兩種,不可能三種都有。人如果真誠而睿智,他就沒有黨性;如果他睿智和有黨性,就不可能真誠;如果他真誠和有黨性,那麼他就是個笨蛋。

黨性,就是「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的絕對服從性。從葉劉在職時對香港自由、法治的兩次重擊,以及她的虛情假意的道歉來看,她是聰明及有服從性的,但不會有真誠。站在她身後喧嘩的左派群眾,則是真誠及有服從性的,但不聰明。」

曾幾何時,我們習以為常將香港的回歸比作親兒返回爹娘的懷抱之中,唇齒相依,一家團聚。可惜實際的情況是兩者的關係更像主人與寵物,作為小小的香港,一切得靠向中國大陸,要吃好住好,就要當一頭聽話的乖乖狗,如袖珍的寵物犬依偎在日漸富裕的主人身旁,不用守門而只需展現亮麗的毛色和溫順的品性給世人艷羨與驚嘆,讓主人沾光。而隨意吠叫、咬扯的行為當然不討人歡喜,務必禁止。

問題是香港難教,好比中途易主的成犬,僅有真誠與睿智而欠缺黨性,所以需要葉劉淑儀。

對於家犬來說沒有食物不能,所以不難理解,葉劉淑儀一句「搞對抗係冇前提途」會得到一呼百應,但這真是我們的共識嗎?

難道要求民主就是偏激就是搞對抗麼,難道民主與飯碗就相互衝突麼?我只知道最基本的道理,環看全球,要是沒有民主的話,一個社會再繁榮再富裕也好,別說窮人,即使一般百姓也不能分享到當中有形與無形的財富,到時候大家就像殘舊的狗毛給陸續換掉,以免在狗展上叫主人失色。

然而,香港真的是一頭狗嗎?與中國大陸的關係不可以是家人似的相互溝通嗎?

葉劉淑儀必勝,因為即使今回落敗,下屆立法會選舉必能捲土重來,而今次我們需要的是表明心跡,真正要選擇的是民主與否,當人或狗,這是一場象徵意義大於一切的補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