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35日,假如你是真的

原來今天是五月三十五日,從五月三十一日起再加四天。

原來沒有六月。《5月35日》是一本書的名字,出版於一九三一年的德國。

根據維基所表,5月35日是虛構的一天,而不在公曆曆法中存在。而從這個童話中引申出來的意思是「甚麼都有可能發生的一天」。

甚麼都有可能發生的一天,假如《5月35日》會有新篇,概要可以如是:5月35日,星期四。大學生陳一二歷史成績太過好,卻因此反被老師認為代表「欠缺理解力」,要陳一二和其他歷史好的學生寫一份關於北方的報告。那是陳一二和其他同學都從未去過的地方。

逢星期四,陳一二都會因為同學外出兼職,而由當網路警察、擁有很多家室的叔叔何蟹接送放學一起吃午飯。二人在路上遇見頭帶黑禮帽、會開口說人話、又愛吃臥草的馬勒戈壁神獸草泥馬一起吃飯。草泥馬說牠正要去北方,並說只要穿過走廊上的古舊大衣櫥,走兩個小時就會到。

為了讓陳一二寫好報告,兩人一馬便一同前往北方,先後經過「假蛋國」、「豆腐渣堡」、「顛倒世界」、「山寨城」等奇妙荒誕地方。最後他們終於到了北方,那裏有軍隊擦血造的長城,神獸草泥馬也遇上了心上人——法克魷。經過一番周遊歷險後,陳一二和何蟹在憤青的帶領下,穿過大衣櫥,回到原來的世界。陳一二也完成了要寫的報告。

然而報告又將會是怎樣的呢,今天是五月三十五日,也就是六月四日,怎麼可能沒有六月。報告裡頭有人選擇回望與前瞻,有人選擇不屑一顧,看與不看,怎樣看也好,暫且不要說得太遠,我只想問一個最基本的問題,為什麼不該討論?

大部分老百姓其實快要忘了,世界新聞也不報導了,要是真的平常,從網站維護到天安門清場的種種提醒人民的舉動,無非是此地無銀六四兩,既然政府是如此眾所周知的光明磊落,站得住腳的問心無愧,政府究竟恐懼甚麼禁忌,派來打手說客萬千,軟硬兼施廿年,究竟政府擔心甚麼後果,是政局不穩?經濟動盪?民生倒退或國力下降?還是如練乙錚在《我不「反思」故我》一文在所言:

「改革開放三十年之後,中國已出現黨政軍商綜合體,高幹家族內的利益盤根錯節,太子黨、駙馬黨之間的姻親血緣關係,更令此綜合體日形壯大、牢不可破。就算八九年反對屠城的元老還在,他們子姪輩之間的利益計量卻不會一樣;屠城者及其下一代在八九之後全面掌握黨政軍經大權,自可對前者招安分紅,訂立穩固的攻守同盟。政治如此牽涉高層跨世代重大金錢利益,平反便不像前三十年的「路線鬥爭」那麼簡單,人亡而利不息。」

那麼我們可以怎樣?

那麼就讓我們請記住今天是六月四日,別去代號五月三十五日,要這個日子光明正大的存在,坦然面對,假如你是真的,愛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