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6走在微博路上看明星與你

五一六公投愈臨近便愈見Twitter人人談論,群情在 Facebook上就更為洶湧,全是旗幟鮮明地呼籲眾人投票的訊息,這現象當然也取決於個人的朋友圈子對社會有多關注與投入,而不是政治。

回想這兩年來,身邊的朋友不少從生活的無力感中醒覺,由被動走向主動,即使一雙腿沒有走在社會運動的路上,也以文字參與,表達一己對香港這個城市的愛,他們沒有時事分析家自以為是的通透,或文化評論員的洞察力,他們也沒有騎牆派看風駛帆的詭辯,或五毛黨彷若反覆頌經的法力,我的朋友,他們只靠自已的眼睛,直接而簡單,看出這個社會的種種不公和荒誕,從而學會向政府的不說不。

今天516,我走在我的微博路上,場景也當然與Twitter 和Facebook有異,冷清不少是必然的,因為河蟹,也因為城市不同,圈圈相異,但不代表沿途鴉雀無聲,縱使516在阿爺的眼裡是反動,要說的仍會有人出來,要談的仍會有人討論,聲音再小也透過轉發的支流散向四方,包括名人明星。

不一定要高姿態,不一定要長篇大論,像黃耀明只說一聲投票,便盡在不言中於微博這個微妙的地方。像楊千嬅輕輕一句香港加油,此時此地,彼此心神領會。名人明星,我關注不多,於是便逐個逐個在新浪微博廣場上找來一瞥一瞥,亦一如預期,對絕大部分的他們來說516也不過是另一天,拍一兩張照片,說說吃了什麼,對於活在同一城內正在發生的公投可以隻字不提,我們無需驚訝,在通往中國市場的路上,一個人的言論荒謬得也要向公司、經理人、廣告商、粉絲負責,太多掣肘,太多顧慮,自己不吃飯還有一整隊跟你的人要吃,面對不能隨心發表意見,可以理解。也沒有露出諂媚的臉,尚作安慰。不過最可悲的地方還是,作為公眾人物,始終活在一個不得隨便表達政治取向的城市,活在一個動輒喊一句口號便可能有所犧牲的城市,活在一個只能對地震災民展現關懷但不可批評建議時薪只有廿元的城市,這樣的壓力不少,相對匿名的大眾,我們隨手可得的暢所欲言竟然成了他們買不起的奢侈品,在微博。

在微博,你是誰?你在看的同時又怎樣被看?五月十六日明報上有塵翎的文章,「徵集微博青年北上——教我如何更愛國」,有空請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