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內地孕婦來港產子,請到瑞士

晨早流流,在facebook上看到這張照片,六百多人讚,百多人分享。當然「反對內地孕婦來港產子」這口號早已嗌得很響亮,不過偽裝成像標語般的溫馨提示大刺刺地貼在地鐵車廂之中,震撼力還是很厲害的的,一來是不滿聲音之大之強之長,已非上街喊幾聲的行動,對於充耳不聞的政府,這是行動升級的表現。二來這種公然又匿名的標貼,就是典型種族主義者份子的所為,但一如facebook所見,螢幕背後支持者眾,責難的少。

在這時候再說什麼就像港人到加拿大假如看到「反對香港孕婦來加產子」一樣己所不欲的也不會有人兼聽的,一般反對者有的是大條道理列舉多少切膚之痛,由孕婦,家人,以至醫護人員,見報不絕。但他們能夠做什麼呢?一方面知道歧視不可為,另一方面又不能改變任何政策,這種困局之下人心不會有健康的發展。

面對此等不滿之下,放諸任何不屬多元的社會裡民粹從來也會有市場,有關政客趁火打劫之餘還會得到萬民爭相在其臉上貼金,但那些政客實際又能做到什麼?打著民粹的其實只是一種技倆,而非價值觀,當有更大的甜頭可嚐,便會隨時丟下支持者,因為支持者於他們眼裡亦是一堆由面目模糊的人所組成的數字。

在上不敢為在下的謀幸福,只為了一己仕途而舔中央,在這個沒有自主的城,忽然不忍再罵港人的自私與短視,畢竟我們太可憐,小至平買一罐可樂也給間接操控,竊以為我們早過了得溫飽亦知榮辱的幾十年,但人們為了未來的躁動不安,千萬事情糾結一起,好像朝不保夕的危機感天天罩著,原本對基本自由民主等追求的目標不再清晰。當下,我所擔心的是那些舉著愛港愛國旗號的賊喊捉賊,從報裡所見他們的所作所為,像烏合之眾。

我在想,五十年雖然不短,但時間實在飛快,「香港人」的身份在持續改變中加快了速度吧,一方面說「反蝗」,另一方面又急於在學校舉腳贊成普通話教學。一方面抱怨國內豪客炒貴樓,另一方面又擔心樓價跌,諸如此類的又愛又恨,活在矛盾之中,確實變態。

而昨天讀到李兆基表示香港只要「跟隨內地重點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政策,加上背靠祖國,同時屬國際金融中心,前景將愈來愈好,相等於亞洲區的瑞士…香港人將成為全世界最幸福最快樂的人」,大家笑兩聲之後,不禁懷疑這種將香港幻想成倫敦第二,東方紐約的比喻一樣叫人恥笑,一是騙大家沒到過瑞士見識,一是為將來可預見的樓盤如「日內瓦花園」或「少女峰豪苑」等做引子。香港人將成為全世界最幸福最快樂的人?還是香港富人將成為全世界最幸福最快樂的人?如果香港可以變做瑞士,那麼要來港產子的孕婦請到瑞士好了,因為香港依李兆基所說的路走下去的話,永遠不會變成瑞士。況且有些人總愛調侃香港的未來只會成為一個省市什麼什麼,現在來港產子只是口裡說不,身體卻很誠實的以腳投票,買個保險吧,就請買重一點,如果可以。

人望高處,良禽擇木而棲,其實誰也不該怪誰,想當年香港人多少帶著專業和財富移民海外,風平浪靜後又有回流,本意差不多,不同的是人家政府可決定一切,但我們在上的卻不敢說不,多年來凡事只顧公佈美好的幻想圖而不談實際的影響,缺乏長遠的人口政策,見步行步,爭床位學位,甚至骨灰位等是指日可待的。

市民怨氣有多大,懂上網的也會看得出來。謾罵、咒罵,以至對罵。從香港人身份來看,每當讀到內地人一邊逞強不屑香港什麼什麼又一邊選擇來港產子的言論,當然氣難下,但相互攻伐又如何?何必舌戰?說了那麼多,只想明言,與其反對內地孕婦來港產子,不如爭取普選。一天沒普選,你們再反對什麼也不能有多大改變,直至你們改變自己,成為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