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慾物

Absolut Vodka Milk

在微博看到,一開頭又以為Absolut Vodka玩瓶身的設計已經脫離了一個樽的侷限,什至是新瓶新酒,搞出一個Absolut Vodka的牛奶味,好奇心下展開網路大搜查,原來是德國藝術家Jörn Beyer的作品,不單是Absolut Vodka,這個“Ecohols”系列中還有Jägermeister和Jack Daniel’s等烈酒,脫去固有的包裝的同時,也換掉我們對產品酒與牛奶本身的認知。不過當紅酒已大量出現更易攜帶的盒裝版本,難保這些紙盒裝的烈酒不會上架呢。

將信用卡變結他pick

不論是金卡、黑卡、白金卡、鑽石卡,萬一有天要與你分手,與其於名店裡眾目睽睽下將卡剪成兩截,我強烈建議每間商店也買一把pickmaster plectrum以代剪刀,將要廢掉的信用卡變成幾塊結他pick送回持卡人,當個紀念也好,以茲立明曾經有過,HMV、通利琴行、各大音響器材店,好好考慮一下吧﹏

﹡網上有平有貴,請先自行格價,在google上搜尋pickmaster plectrum一詞即可。

膚色Pantone

紐約設計師John Smith取自Pantone的意念,化成Tattone的產品,仿紋身的印在軀體之上,標示你身上的膚色,就是這樣的簡單不過,卻可引來浮想聯翩,膚色真的是只有幾種嗎?每個人身上的深淺不一,細微變化,翻開整本Pantone也未必分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