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記活

原來記住的就是最好

朋友,你要到哪兒去?你曾經問過,什麼才是最好。

不過幾年光景,看著你從中學生變成大學生,然後又畢業了,找了工作,娛樂少了,但不時還會看看電影和演唱會,到新的餐館吃吃美味的,在一天的辛勞或厭悶之後,朋友,你要到哪兒去呢?難得幾天的假期你可以像雀仔般飛到另一座小山丘,另一棵樹上,有不同的搖曳是那些枝葉交錯,一頁一頁的張開在臉書上,讓我讚好。但這會是你認為的最好麼?

只是在片段與片段之間,碎片如拼圖的記錄裡,好像很模糊吧,好像失落了許多塊吧,好像曾經握在手中,又掉落,或沒法拼好,聽說你終於戀愛了,可是status仍是single,聽說你好像打算供樓了,可是你不會想日後死在那不夠張開雙手的睡房吧。朋友,你要到哪兒去呢?如果生活只有工作和假期的更替,我想你沒想過到任何地方吧?

我想,春去秋來,雪落雪退,萬物沒有不來不去,我們一直在走相似的路,雖然風景萬般不同,路遙遙,人哭過笑過別過,什麼是最好的呢?原來記住的就是最好。

你還會用吸塵機嗎?臉書其實就像一架呼呼作響的吸塵機,到了某天忽然打開裡頭的吸塵袋,你會發現的,總有一塊碎片閃亮在塵灰之中,那最好的。

信我,我是你的小奧

鉄拳パラパラマンガ「振り子」

看了,簡單的筆觸表現了少女一臉的幸福,很簡單的故事,但音樂就將我扯進去了,這是《鉄拳パラパラマンガ「振り子」》,擺、pendulum。

人生不免不順,犯過了錯,很typical的故事。但於鐘擺之間,我們還是無法阻止時間的晃盪,每個人或早或晚也會到達時鐘上的十二時正,別持著年輕,朋友。 就讓我們好好活下去。

挪威電視的粵語廣告

沒有看電視,卻忽然聽到傳來一陣熟悉的廣東話,哈,快步跑到電視前一睹,原來又是挪威的廣告,縱然是說粵語,但就是跟香港的不一樣,冷冷的,著墨不多,要看者自己領會。

喔,原來是用了Butinox這個品牌的油漆,十二年才要再去打理。

這系列的廣告還有不同版本,有空自己看。我覺得忍者和吸血鬼的較有趣,不過對挪威本土人來說同是異國情調。

再見黃浩卿醫生

我不太害怕死亡,但討厭突如其來的死亡。在讀報的時候猛然看到似曾相識的面孔給放大在頭版新聞之上,比印象中的瘦了一點,不太肯定,不想肯定,怎麼可能是你呢?

如放下面具去也許面紅
乘著晚風去追尋逍遙星空
除去假的寬容 還真想不通
曾年少的青蔥 忘卻世間的縳束

趕忙查看電話的通訊簿,才發現你也裝有whatsapp,但last seen的日子已停在於十一日,而我再發的訊息亦同樣停留在未閱的狀態。

淚不止的流著整夜,一直到了天明,睡了卻還有你的死訊盤繞在夢,醒來又想到種種,你的幽默像孩子,看到你的字就彷如聽到你嘿嘿在笑。你有學問卻從不賣弄,謙恭厚道而真誠。明明長得很帥卻偏偏搗蛋的選了怪人的名字作網名,醜人的相片作頭像,面具。

我們有許多共同喜歡的音樂,Trip Hop的、方文山的、爵士的,電話裡頭的另一邊電影配樂的悠揚在你的深夜,漸漸黑了這邊的白天,如果要是有心靈感應,我倒希望能夠做一點什麼企圖改變。

你不留一言的離開,而我徹夜讀著旁觀者無關一己痛癢的各自表述,找個說法,找個定案,輕易而舉的批判,什麼月入十萬的醫生,能醫不自醫,我亦冷眼觀之,我甚至將新聞網站裡殘忍的錄像片段看完,我甚至失掉了憤怒的情緒,或許是太過悲傷的緣故。

懷念你的童心,就像我們喜歡的動物世界裡頭的真摯。或許距離帶來了放心的交往,差不多十個年頭了,這時候我才懂得將一封一封的訊息儲起,太遲了嗎,翻了半天也不知道將你從前的信與禮物放在那裡。

誰明白像和你也許重逢
遺憾太多卻不能倒流的鐘
如琴聲的哀號 連結他都哭訴
誰明白我初衷 煩躁也是個夢 但我真的痛

逝者已矣,生者如斯,來者可追。

除夕夜

人老了就更愛黏家,除夕如日常,只是在家的晚飯較為豐富,吃吃停停,上上網,好幾個小時,一小道的又一小道,從左到右有香香的黑豚火腿Jamón Ibérico、甜甜的醃鮭魚Gravlaks、稠稠的意十利燴飯Risotto,再加香煎微微粉紅的鴨胸。還有來自智利養殖場的雪藏原隻扇貝,這個很好辦,又不貴,雖然小一點,但置於室溫解凍,沖走泥沙,放上牛油芝士蒜蓉,放進二百度的烤箱十分鐘,剛好。最後來一客拿破崙千層酥Mille Feuille,喝一口朱古力酒,便十一時多,窗外已傳來花火炮聲不斷,因為養了芝麻的緣故,這幾年我開始不喜歡隨處放的煙花,不知道雀鳥如何自處,但狗狗就一定不寧,整晚顫抖,一定處於非常恐懼的狀態之一。

今年跟去年一樣從獸醫處給他取了安眠鎮定的藥,不過聽從獸醫的建議再加上抗憂慮劑一起服,我縱有保留,讓是給他服下了,結果呢,起初兩眼惺忪,半夢半醒,步伐不穩,像喝醉酒的,幸好大放煙花時牠不怕了,還站起來,跟我跳了一陣子的舞。雖然不想給他餵藥,但總算熬過了。

新一年了,又如何?花落花開,平淡是福。

給自己的生日快樂

又大一歲了,也沒有刻意慶祝很多年,所以有關近年生日的記憶也很模糊,像平日一樣渾噩,哈,不過近月特別覺得歲月趨人老,不可再這樣虛渡下去,平平安安中好生暗湧的活著,一邊浪擲又一邊不甘心的這樣不要得,那麼先做妥眼前的工作,掙點錢也好的。

還有夢想麼,我是怪人,人大了還提出這個問題實在是幼稚了點,但我還是問,自己和其他的人,熟悉與否。

做不成自己想成為的大人物,感覺沒有太差,始終種瓜得豆也算平常,何況我豆也種得不好,苦笑一下,那麼我想,要是夢想是幫助人家達成他們的夢想也很好呢,不是較為容易或困難,而是發現主意不錯。所以這個世界會有慈善家吧?

一直相信,選美比賽的得主說心願是世界和平是非常可笑,明知人類是不可能受得天堂的悶,有人又哪會有和平,這個人愈多而資源愈少的世界。可是近來覺得,也並非絕無可能,世界還是可以和平的,一點點地,只有人人皆做好自己本份而少管他人閒事。但可以嗎?

我不太愛讀2012的預言,或甚麼覺醒字幕組,人清或蔽有時,賢愚同步,許多事情說不準的,但另一方面,我亦在預備,不是悲觀而是作好心理準備,每天有閒讀報便不會看好,來年真的會火山大爆發金融崩潰中國有大改麼,就算沒有大地震亦不見平安的,我們無法改變當代城市生活所帶來的傷害,遠在冰山的北極熊恐怕那一角也將會沒了,而這只不過是一個例子。

這一年我先去了購物的熱情,時裝再好看,也成為這個系統裡害世的一部分,還有美食,還有流行榜,還有各樣的稍縱即逝,然而我並沒有當苦行僧的打算,只是,怎麼說呢,有一個舒適的家比有一件好看的衫是更難得的,但不代表我們就要放棄追求,我們要長命一點,是在享受,而不是當奴打工吧,制度仍有衝擊的地方,如果我們只顧吃著三分鐘麵的方便,就會失去更多。

慢活中快活,不要白活,我也沒有太多十年可走,忽然說不定自己也會不是長命的,畢道牽一髮動了全身,中風後怎樣也不能回到從前的狀態,連帶關係下總有影響。好的,那麼生日願望就是老土的身體健康,就算不可能有圖片那樣棒的身體,也要健康喔。當然我在網路抓來這幀圖片,也是貪圖這樣具體化了健康的美,而你妳他她牠也要。橫禍管不來,但至少健康可以,人的、生活質素的、媒體的、制度的、我們請延遲惡的到訪,未日的來臨,或許會有逆轉,當我們透過自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