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兼聽

androp Bell = MV + Twitter + Game

今天想跟大家分享一支日本樂團androp的作品。

androp,成立於零八年,背景神秘,隊員鮮有露面,不過作品深受好評,正如即將推出的專輯【relight】裡頭其中一曲率先發表的《Bell》,便以別開生面的形式接觸樂迷,首先到其官網連接twitter,將訊息輸入,文字便會按不同內容轉化成相異的動物,MV的設定則是一隻柴犬,然後一邊播著歌,一邊開始玩簡單的遊戲,只不過是上下移動箭嘴鍵來躲開沿路的怪獸,但插畫的風格美極,最好柴犬走到另一邊,按下Tweet,對方便會收到你的訊息,以及同樣的音好之旅。

 

只談封面設計,黃凱芹的變幻與林利的從今以後

 

不談音樂,因為只在youtube上零星聽過,搭不上嘴,倒是唱片的封套設計叫我嘴癢難耐,發牙痕,好想講兩句,做乜事呢?

兩位同是貴為八十年代的樂壇前輩,於不少老一輩樂迷心裡留下過美好的回憶之餘,近日也再次推出新的專輯以享新知舊友,實屬美事,然而為何會有這樣的設計呀,莫明奇妙,不要跟我說各花入各眼,好醜無一定。

先說黃凱芹的【變幻】,本來拼貼也不錯,縱然有些像貼紙相風格,但身為主角的黃凱芹由個頭到化裝,以至衣著及姿態全部出事,退地還要退到咁,中間的碟名更唔知想點,將Chris Wong與Changes字玩層層疊?總之就一頭霧水,一定要是長年忠心粉絲才會捧場,畢竟這麼大的變幻一定要有愛心支持。

刻薄一輪,無非只想說明不要讓好歌給封面趕客。

同一例子,林利的【從今以後】本來一張正正經經的影樓相便好,點解要手擺在臉上,托腮不是,掩嘴不是,這不是可愛吧,跟黃凱芹的同一毛病是將當年的青春企圖以衣著髮型帶回廿幾年後,可是風格依舊,人面全非,對比下叫人產生抗拒的心理,絕對不想將兩者與夏蕙姨放在同一系列,但心底裡還是有這樣的聯想。

從今以後,請記得你們的glamour來自年資、唱功與本身的才華。

聽謝安琪唱你們的幸福

 

麻木,讓路有凍死骨在眼裡早化作灰塵;麻木,才學懂撒何不食肉糜的謊,源於我們深知「愛思索便會福薄」。

不聞不問,只因自以為無能為力,況且每天躲在個人的憂戚裡早已忙得不可開交,生活的節奏太急,速度太快,城市是一個滾輪,要我們跑在當中,難得在微博或臉書分享一些吃喝玩樂的便是安慰,當作曬命也好,那是幸福的一種,一種假的幸福。

幸福,人所追求,並不為過。可是一個人的幸福只是假的幸福。當生活的旦夕禍福由人為的制度產生,一個人的幸福是聞一多《靜夜》裡尺方的牆內燈光漂白了四壁的奢侈品,不是真的幸福。真的幸福從來不能獨立存在,就像你快樂,所以我快樂的簡單道理,假如幸福不能分享,那只是幸運,可以隨時失去的人為幸運。

而謝安琪這曲《你們的幸福》可以唱進我們的心裡麼,要是心房早已有了隔音牆。

而那隔音牆的物料又是什麼?問你們自己。我們真的是無能為力嗎?

謝安琪 你們的幸福

作曲:Christopher Chak
填詞:林夕

歌詞

等不到想等愛侶 便已擁抱到熟睡
經不起錯對 但已找到樂趣
抽不出一刻空虛 已經得到你所需
成了好一對 忙著去策劃更好的以後 想不起想鬥嘴

人間多少瘡疤見報 若太深奧懶得知道
斑點狗太瘦 是與他僅有的煩惱
醒於不安的清早 你竟然從沒遇到
你沒有心思控訴 從未曾怕累怕趕只畏懼枯燥

你失去耐性失落 飲飽吃醉是容易極的快樂
牽手看偶像連續劇哭哭笑笑
輕輕鬆鬆 將恩怨情慾變娛樂
愛思索便會福薄 砂吹進眼內從來未覺便不必發覺
吹熄了那火花 煙花會圍住了這恩愛王國

你 還會有甚麼感想需要痛哭 還欠缺甚麼東西不夠滿足
填密每天的一秒 還自覺有幸繁忙是一種祝福
真有福 不能停下甚麼都不敢去結束
從不曾沉悶大家已能找到最好歸宿
如果有妄想堅決不懂 美滿得不接受心痛

你失去耐性失落 飲飽吃醉是容易極的快樂
牽手看偶像連續劇哭哭笑笑
輕輕鬆鬆 將恩怨情慾變娛樂
愛思索便會福薄 砂吹進眼內從來未覺便不必發覺
吹熄了那火花 煙花會圍住了這恩愛硬殼

你 還會有甚麼感想需要痛哭 還欠缺甚麼東西不夠滿足
填密每天的一秒 還自覺有幸繁忙是一種祝福
真有福 不能停下甚麼都不敢去結束
從不曾沉悶大家已能找到最好歸宿
如果有妄想堅決不懂 美滿得不接受心痛

你 還會有甚麼感想需要痛哭 還欠缺甚麼東西不夠滿足
填密這一生一秒 還自覺有幸繁忙是一種祝福
抵抗孤獨 不能停下甚麼都不敢去結束
從不曾沉悶日子變成節目延續節目
漸漸馴服得不記得哭 美滿得不接受心痛
你也許比我易滿足 你也許比我幸福 幸福地麻木

農夫、歐陽靖、廚房仔、MastaMic

最近接二連三聽了幾首粵語Rap,音樂上各有千秋,成熟豐盈,內容就唱出了不同的世界,以眾人名字作文章題目,少不免以為我又將他們相互比較,但我可沒有這個意思,縱然聽到廚房仔《Party Like We Do Part.2》一開首又是Edison宣告「我個名係陳冠希 經過咁多Bull Shit我好似仲未死」就懨悶咗啲,但成首歌講明醉生夢死,氣氛是挺有的,非常夜晚。

而擺明正面,滿有陽光的則是農夫替李嘉誠基金會「香港仁愛香港」活動的主題曲《Ideas HK》,音樂處理較為貧脊,或簡單?題材大路,但不代表不用花心思,只拿他們自己的作品相比,生命力弱了。

再聽聽MC Jin的《立立亂》,個flow造得好好,一下一下的喇叭,同樣不複雜,但沒有糖衣如前者。取材自這兩年的香港生活,不難寫,只要寫實,取勾起大眾的回憶直述便可。最初認為歐陽靖於歌中的取向模棱兩可,但再想這不就是港人的最佳寫照麼,動盪不在時代,只在人心,立立亂。

而MastaMic的《靈魂停步》將童大煥近日著名的語錄「中國請你停下飛奔的腳步」改篇成歌,一揪一揪,字字有力,結合鐵路意外沉重鬱結的事實,不期然又叫我想起艾青詩作《雪落在中國的土地上》-「中國,我的在沒有燈光的晚上 所寫的無力的詩句 能給你些許的溫暖麼」,不帶婉轉,直接說唱出來赤祼祼血淋淋的質問:幾時係中國發展中可以發現良心。

一歌十唱,誰是會唱歌的兔子

誰是會唱歌的兔子呢,或是一個會唱歌的小丑神與草泥馬的混合體?不過這可不是惡搞,相反她很認真的將十首歌唱成一遍,十首大家也該耳熟能詳的歌,你這個K迷必能一一道來吧,但有沒有像她一樣的會唱歌呢?就算你唱不到這十首的高難度,看看這隻兔子站過的地方,香港本來的美麗,猴子很可愛,林立的舊廈深深淺淺,Love Song 你給了我一首,還有漂亮的 M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