披著狐狸皮的卓韻芝或曾蔭權

昨天在微博轉發了卓韻芝的相片,補了"so sad"二字。豈料得來卓韻芝回復說:

So you are not planning to know if it s a real fur or not and shoot your gun straight ahead?honey didn’t know you are that violent • •

我暴力麼?如果我是暴力,又豈會只說一句"so sad"?而卓韻芝的說話卻正好表現了她心目中其實所顧忌的。

每每說到皮草,提到動物權益,大家便會落入相互責罵的爭論之中膠著。一方說皮草殘忍,另一方又愛以提出其他皮革品呢,什至吃素與否來作擋駕,在口水戰中忘了我們為何殺生,怎樣殺生,忽略了目的如何,過程如何等更值得深思的地方。

我不是什麼動物權益保衛隊成員,我也不曾考慮食素,但我會留意,問一問,看看食品工業、動物工廠、環保與消費種種千絲萬縷的關係,而時裝,不過是一種比較容易看得到的表達。

今天,看到卓韻芝在我的微博留下了所謂「道歉」視頻的連接。

你認了,我看了,還是那句"so sad"。清者自清,借用朋友所說的作補充吧:

藝人,才女,跟政客其實都一樣醜陋;迴避問題的根本,扭曲意思,轉移視線,裝聾扮啞裝傻裝哭裝天真裝可憐,道歉孰真孰假都已經是公關的手段。那位披著狐皮高呼愛護動物的,跟那位幾百元坐遊艇的自稱廉潔並嚴己寬人的,其實就半斤八兩。貪了,就得承受別人對你丟蛋,砌詞只會令醜陋的尊容多添廚餘。

對於今時今日的卓韻芝,其實要上C1根本唔難,狗仔隊老外床照及一連串為 talk show 而來的訪問,要怎樣宣傳隨你,只是作為觀眾的心裡也自有一把尺作量度。珍重了。要暴力,不是說上一句可堪咀嚼的"so sad"那樣容易,同樣要與別不同,也不是在眼皮點兩點,及於每句留言下留低兩點那麼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