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 霸權與北歐價值衝突

互聯網再四通八達也好,當大家甘之如飴上網打開的網站還是固定的那幾個,又不覺有任何問題的時候,於不少商家與機構來說,分分鐘在Facebook開一個專頁實在遠比自家搭建的官方網站更為重要。

本是互利互惠,一家便宜兩家著,三嬴之局,但主權始終不在你手,你要放什麼內容,最終由Facebook話事,因此,以下是一個Facebook霸權與北歐價值衝突的典型例子:

事源出於一名叫Fridtjof Nansen的挪威人。而Fridtjof Nansen是誰?中譯為弗里喬夫·南森,早期遠征北極的探險家,亦為科學家和外交家,並於1922年得到諾貝爾和平獎。如果有留意Google Doodle的話,在剛剛過去的十月十日,就是以Fridtjof Nansen的誕辰作為紀念,反而沒有為中華民國建國百週年作錦上添花。

而引端則出於挪威全國大報Aftenposten數日前發表的文章,不過是當中刊登了Fridtjof Nansen早前自拍的祼照,並於其Facebook頁面上的連結顯示了有關縮圖,但結果報社收到Facebook警告,大意謂要是再犯的話便會關閉其Facebook頁面,這樣的舉動必然引起了挪威人議論紛紛,畢竟在北歐社會,媒體之中展示裸體是日常風景之一,見諸海報、新聞、劇集,任何節目,根本沒有人為了點數作一回事,所以這便是北歐性觀念有違Facebook相關政策而所引起的價值觀衝突。

而Facebook相關的政策又是什麼呢?以美國的法律為依歸?這非一地的度量衡可即時轉換,猶當色情與否從來不容易定下界線的情況之下,背後審查的人又有何既有效率又清晰的準側呢?過往受批的圖片便包括哺乳照片及過百年歷史的藝術畫像,在難為情色定分界之時,看來所依的會是僵化的計點數制度,即是任憑圖片的意識如何,只要蓋著敏感部位一丁點便可行了。

有說Facebook是私人公司,要麼遵守遊戲規則,要麼離場別玩,這個實在是最斬釘截鐵的答案,因為Facebook實在不是公眾領域,只是我們一廂情願以為那好比公眾的廣場了,在縱橫交錯的鐵路線圖裡最終的大站,上網的入口,最方便快捷的。

我們既享受又依賴,從不質疑,就以為(防火長城外)互聯網並無國界,還是不知不覺已成美國政策的殖民地?遵守Facebook的,順從Google的,執行Apple的,當他們以美國人所定的為本。

你發表了文章也請在Facebook上刊登,不然誰有空來看?不知不覺間,因為資訊的集中、方便、貼身,而多少網站正在消失,而我們樂於拱手奉上我們在互聯網上一向重視的資訊流通與自由。就算是本來可作高清播放的影片,我們也寧願侷限在News Feed上小小的框裡完成。

要麼遵守遊戲規則,那麼就不再讀到那條有關Fridtjof Nansen的文章,而你知道,這不過是一個例子,當Facebook可以是領匯,Google是港鐵,而Apple Store是惠康百佳。

什至報紙雜誌往往義無反顧將他們的消息放在最當眼的位置,這幾間公司是多麼的跟身,而跟身的又只是這幾間公司,當以大吃小,以整定亂是必然之後,誰才是最終的決策人呢?當大家要佔領華爾街的時候,網上呢?作為公眾,不同國界的民眾,可以參與政策的制定嗎?當互聯網仍是四通八達。

最後,這圖正展示了我們荒謬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