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在Facebook前的Instagram

喜歡Instagram,像喜歡走到一處寧靜的地方稍事歇息,每天,當人有如坐在快艇上沿Facebook的大江長河駛過,指頭掃在Instagram的方塊相上,這個範圍、大小、尺碼剛好,我follow的人不多,留言也少,但可以靜靜的看看,不一定懷著逛逛藝術館的心情,但有著同樣的閒雅,望一望不同人手邊電話所攝下的,生活。

那怕只是很多很多食物照,每人也會有不同的角度,那怕用來用去也是那幾款濾鏡,但色彩就是不同,我愛上了這條像小河一樣的Instagram相片流,沒有插入的Youtube或某某心理測驗,或頃刻洗板的盛女愛作戰,甚至不帶任何新聞,這樣子的純粹反而變得珍愛了,平淡平凡,甚至當指頭在屏幕上擘開,照片放大不了,真好。我更加不將相片由Instagram自動同步到Facebook、微博及Twitter等,放棄了方便,因為不同媒體中的,總有不同的,小奧及其他。

給Facebook收購之後的Instagram會怎樣呢,我反而想也不想,或許人已習慣讀到這些買來賣去的新聞,不再太過關心,況且,雞死雞嗚耳還在,許多年後就只是明日的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