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lu-Gulu思緒繞著【東京鐵塔】轉呀轉

Gulu-Gulu轉呀轉,Gulu-Gulu轉呀轉,電影一開首便說到東京鐵塔好像陀螺的軸心一樣,矗立在東京的中心、日本的中心,而這個關於「老媽和我,有時還有老爸」的故事打後也是繞著這一個象徵在旋,當鏡頭下塔尖掩在夜色和雲端之中,我忽發奇想,這座鐵塔就是從天空垂直下來如攪拌機正中央的切割器,有著無形的槳葉與鋒利的刀片,Gulu-Gulu轉呀轉,將多少離鄉別井的人對新生活的嚮往輾落成塵,揚起在歸人的跟後,或沉積於居者的角落,一如不少他城。

年輕時的老爸選擇回鄉,成長後的主角則決定來京,苟且放浪的歲月如梭,如同鄉間老媽為了供書教學而默默辛勞的光陰一樣,眨眼一晃多年,Gulu-Gulu轉呀轉,劇中的母親以幾近完美的形象呈現,卻又那麼真實,經過淨化濃縮的回憶多麼美好,就像你我心裡母親模樣的紀錄,感動在於平淡,深刻在於平凡,難忘在於平實。

然後浪子回頭,努力工作並接待老媽來到東京長住,跨越輩份年紀的藩籬,與兒子友朋同樂的片段連場,延續細膩的寫實,點滴成河,直到最未患癌身故長離別,同聲一哭,因為演員不慍不火的表現,因為故事別無繁枝的集中,觀眾的情緒早已孕在眼眶Gulu-Gulu轉呀轉。

一如不少他城,物換星移。要是將片中故鄉式微的工業轉成香港工廠區的蕭條,幫補家計的手作業由貼印花變為穿膠花,彈珠店等同電玩機舖等等,也能夠在模糊的集體記憶和鮮明的個人經歷之間找著共鳴,因為我們成長了,正如母親父親的衰老,人生一場Gulu-Gulu轉呀轉。